Azul

《长相思兮长相忆》第七章

本来就没多少人看,现在有点脱离了主线估计更是没人看了......我总觉得加一点别的感情线可以让文章更有情节性。当了回酱油的本田菊在这一章没有“得逞”,谁让我还是最心疼露熊了~

———————————

你想干什么。”

本田菊被一声眼前人突如其来睁开的眼睛吓得往后退去。他半垂着眼帘,双手紧张的相握着,印出汗渍的白色衬衣蹭到了病房的墙上。这个样子简直就像是被老师正在责罚的小学生。

“不,我并不......”

他鼓起勇气小心翼翼的抬起头却又被王耀冷冽的目光看的心里没了底。

王耀从没这样看过他,从来没有。他突兀的想起了那日他们共同在河岸上樱花时王耀在夕阳下的眼睛,带着温柔,带着看弟弟般的疼爱,带着......所有,但就是没有丝毫恋人之间缠绵暧昧的眼神。

而现在,他的心里忍不住苦笑一声。他什么也看不到了,只有那如富士山上终年不化的积雪一样的目光冰冷的审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我一直是把你当弟弟看待的。”他身上一颤,所有的思绪都被突兀的打断。

“但是本田菊,你让我太失望了。”他听到病床上的人挪了一挪,似乎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带着微弱的痛苦的喘息。

“你知道我是有爱人的,他在中国日日夜夜等着我,我怎能辜负他!”王耀拍了拍桌子上厚厚的稿纸,旁边放着樱花的花瓶一个不稳从中撒出了些许水来沾湿了那些本田菊看不懂的中国字。“况且,我自知是个有病活不长的人,你那么年轻又何必搭上性命......”

“所以请耀君留在日本吧!”他被王耀的自暴自弃的话瞬间激怒了。“留在日本!这里很安全!我会一直努力照顾着耀君直到你好,或许你在期间对我有感觉,我们在这里会很幸福......”

"够了!够了!”

王耀被他气得够呛,一个劲的咳嗽起来,冒着冷汗的脸咳得通红。

“耀君......”他想上前去,却被王耀阻挡了过去。

“还请本田先生走吧,我很累......要休息了!”

本田菊无力的垂着胳膊,跌跌撞撞的向病房外走,中间被椅子尖磕到了也像没有察觉似的,随着白色房门的紧闭他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

他像是把心永远的丢在这个小小的病房里了。


“......伊万,我许久没有给你回信实在是身不由己。我每每站在邮局门口看着那昂贵的邮费,只能按捺住对你的思念将写好的信纸一次又一次的放回桌子里。
伊万,你知道这里的樱花开的多美么?就像我们那次在春天的北平看桃花一样美,只是可惜这份相似的美景却没有佳人在侧为我别上一枝花。
那时我们多自在啊,似乎一切的快乐都被我享受了去,也难怪我如今像个用尽好运的人一样独自呆在这空荡荡的病房。
但我在这里很好,病情也有了起色。我们得感谢小菊,这一切离不开他的悉心照料。但可惜他因为繁杂的功课不得不回了学校,我们难过的告了别......
伊万,我想你了,我想念你的一切,你厚实的手掌,宽大的肩膀,你的眼睛,你的眉毛,你深情的吻过我的唇......不要怪我矫情,就让我直白一回吧,为了不在为数不多的日子里留下遗憾......
我想回去了,我忍不住想要拥抱你。愿我还能抓住春天的尾巴,我将于5月底抵达上海......”
———王耀
写于3月7日

伊万狠狠的握住了淡白色的稿纸,发狠的力度让指甲戳破了纸张。

病还没好就因为想他就跑回来!他到底想干什么!他辛辛苦苦的工作不就是想让他以后健健康康的站在他面前么!

他发出的响声惊扰了报社里的其他同事,几个脑袋纷纷的从有半人高的书稿里探出来,看着他愤怒的表情没有一个人敢支声。

最后还是梅志端了一杯热茶放在了他的桌子上,轻声的问道:“怎么了,刚才还好端端的,现在一下子发这么大的火。”

他强忍住了心中的怒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不那么冷淡。

“王耀......他说他四月就回到上海了。”

“啊?他不是还没好啊,怎么......”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发那么大的火!”他猛地锤了一下桌子,窗子上的玻璃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他总是这样!不懂得爱惜自己!不懂得我辛苦工作的意义!”

梅志小心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试图安抚他。

“也许他是有难言之隐的,不要生气了,回来就回来吧,我们可以找好的医生......”

但现在梅志讲什么他都听不进去了,他只看到她的嘴唇一张一合,什么声响都被他的愤怒吞噬了去。

他漠然的转过头看着窗外盛开的桃花飘飘洒洒的落下,却完全忽视了信纸落款处的水渍------他远洋彼岸的爱人孤寂无望的泪水。

“砰砰砰。”

“进来吧。”王耀对着房门外的来人应一声。他拿出怀表看了看时间,不对,现在不是玛丽护士检查身体的时间。他警惕的直起了身子看着慢慢打开的门口。

一个别着樱花发卡的小脑袋露了出来。

“啊,真是打扰您了!”一个穿和服的少女走进来。“初次见面,我是本田樱。”

王耀被这不速之客惊的不知说什么好,只好请她坐下。

“本田樱?我并没有听小菊说过他有一个妹妹......”

“当然不是的。”女孩子“扑哧”的一声笑了出来,但又发觉这样的举动太过失礼,抬起手帕轻捂着发烫的脸颊。

“我是菊的未婚妻子。【注1】”

“这真是让我吃惊,菊这么快就......总之我恭喜你们了。”

“谢谢。”女孩子还有些稚嫩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但这样的表情仅仅是一瞬而过。“这也许并非是什么好事。”

她转过脸看着外面的刚刚长出新嫩芽的树,初晨温暖明媚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女孩闭着眼像是想起什么美好的回忆似的。

“我呐,从国中开始就一直很喜欢本田君呢。他这个人有认真又谦虚,有什么话都藏在心里。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见也是在这样的好天气里。本田君第一次为我系鞋带,他的手指又细又长,简直像女孩子的手一样漂亮。”

王耀见她讲的那么专注,一时不好去打断,只得静静地从床上坐起来倾听她的诉说。

“我喜欢本田君,他自己也是知道的。刚上大学的时候我向他表白,本田君很认真的告诉我他有喜欢的人了,他说他不能辜负了我。可就在半个月前,他忽然有天失魂落魄的跑到了我家把我叫出来,在后院的墙角抱着我大哭。他说‘樱,即使是再也学不会爱别人的我,你也依然会喜欢么?’我当时想也没想就明确的告诉他: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讨厌他.....”

王耀瞪大了眼睛,半个月前.....正是他和本田菊生气的日子。

“那段时间我一直陪着他,他总是微笑着和我说好了好了,樱快成一个啰啰嗦嗦爱瞎操心的小老太婆了。可一把我送到家,我总能在窗台上窥见他边走回家边悄悄抹着眼泪......他也不再像以前那样来这家医院当志愿者了......”

女孩子默默的低了头,用素娟手帕轻轻擦拭了一下脸,抬起头红着眼睛忽然笑到。“今天的风沙可真大,眼睛里都进沙子了。”

她站起身来去关窗户,去拽着纯白的窗帘将它拉起来。可她忽然愣住了。

“怎么了?”王耀探着身看去,马上就明白了原委---那窗台上放着本田最后一次来时送来的樱花,因为被玛丽护士随意放到了窗口,所剩不多的花瓣早已变黄干枯,有些还被风吹落在了地上。让人感觉甚是凄凉。

樱慢慢的蹲下了身,将花瓣一片一片虔诚的放在手帕里,还细心的吹了吹上面的灰尘。

“樱是他最喜欢的花,却不是他最喜欢的人。”她的背影就像电影里的慢动作一样,每一帧都像是一首外人听不懂的哀曲。待到她捡完了地上的花瓣又起身在窗台上重复着原来的动作。

“我总想我或许可以有机会去挽回他的心......可是他走了啊......战争愈演愈烈,就在昨天我送穿着军装的他去了火车站......他说如果他活着回来就娶我,可我们都知道这个愿望就像乞求大海可以被冰冻一样,只是个不现实的愿望罢了......”

房间里顿时陷入了缄默,空气和呼吸似乎都凝结了一般,只剩女孩拿起花瓣放到手帕里的声音。

“我可以带走么?”

“什么?”

“花瓣。”

王耀点了点头。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内衣口袋里,然后弯腰向他行礼告别。

“人が恋のために死んで

恋は永远、

相思恋に落ちる日

杜宇総来鸣。【注2】

王耀听着走廊里的木屐愈走愈远,朗读的声音也愈来愈小,像是被残酷的时代逐渐无情的挤压,破碎。如那干枯的花瓣一般,终将被捏成碎片迎风而去了吧。

注1:日本人结婚后女方会跟男方的姓氏,这里樱还并没有和本田菊结婚,只是订婚。这里暗示着她心里承认她一辈子只会嫁本田菊。
注2:意为“人可恋而死,恋情则永生,相思相恋日,杜宇总来鸣。”源自《万叶集》。

评论(1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