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ul

拉面情缘

“啊,总算下班了!“
“走啦!去哪里吃饭啦?”
“楼下那家新开的日本料理好像不错哎,就去那里吧!还有叫上阿昌,让他快一点......”

伊万·布拉金斯基听着同事们的吵闹声有些忿忿的推开了转椅。只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他看到诺大的办公室里只有几个带着便当的女同事远远地瞄着他。他忽然感到了一阵心烦意乱,把手一插口袋就低着头走出了办公室,一个人孤零零的坐上了电梯。
他看了看电梯镜子里的自己:人长得还蛮帅气,身材在欧洲人里也算是修长笔直,尤其是穿着整齐干净的黑色西装,再把自己淡黄色的头发抹上发胶梳个大背头,导致他在这里经常被认成德国人。
我看起来有那么严肃么?他恼怒的把刘海扒拉下来,冲镜子做了个鬼脸。但他转眼就瞄到了电梯里闪着红灯摄像头,忽然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个多么傻气的动作,只得又悻悻的垂下了手。
罢了,罢了,再过几个月技术指导就可以结束了,到时候想办法让总部把自己调回去,反正这里也没有什么让他可以留恋的。
他一边盘算着一边大跨步的出了办公楼大门。

“吃什么好?”
他看着附近那个显眼的“M”标志,胃里就一阵难受。饶了他吧!这一个星期他受够了美国佬的垃圾食品了!但他一时又没了主意,更糟的是有几个同事正往他这个方向走来,他一时慌了手脚,只得进了旁边的一家拉面馆。
“欢迎光临味千拉面~”
饭馆的空调很足,一路从大太阳走来的伊万顿时感觉神清气爽,每个毛孔都舒服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找了一个偏角落的座位,向服务员点了一碗豚肉拉面和芬达,就开始低头查阅手机上的时事新闻。服务员送来了饮料,他正准备送到嘴边,不料后背突然被猛烈的向前推了一下。
“啊!先生!实在不好意思!”
他一下子没有拿好,饮料一半都倒在了他的西装外套上。
伊万不由得生气,他憋了一肚子的火转过头去。过道很狭窄,人也并不多,他很快找到了“肇事者”---拉面馆的一个服务员。
“对不起!这是我的失误,让我帮您处理一下。”
对方穿着拉面馆的黑红色制服,个子有点低,长相也很清秀。尤其是“她”从黑色头巾后露出了一条黑色的小辫子,更让伊万认定这是个冒冒失失的“女孩子”。
如果在这种公开的场合对人家女孩子太苛刻,是不是有点太不近人情了。
”算了,你也不是故意的。”
他叹了口气,摆摆手表示已经没事了,可对方并没有认为事情已经结束了。
“先生,是我弄脏了您的衣服,让我洗干净后还给您吧。”
看着“女孩子”诚挚的双眼,他顿时没了法子,把衣服递给了他。
“明天晚上衣服大概就可以干了。到时候您在这里好么,我想请您在这里吃一顿饭以表歉意。

八月的香港到了晚上天还没有完全黑透。伊万靠在拉面馆后面的小巷里墙壁上看了看表。
“已经九点了啊......”
最后的耐心也正在一点点消失。
衣服脏了而已,洗洗就好了怎么还用再让人家姑娘请吃一顿饭?
他放弃了走进店里的想法,老老实实的在服务员下班的出口等着拿了衣服就走。可一眨眼都等了40分钟了。
他正犹豫着要不要直接这么一走了之,后门忽然开了。
“是你?”

王耀此时跨在伊万看来破破烂烂的小摩托车,但在他看来是高级宝贝的坐骑上戴着安全帽。
“你到底上不上?”
这句话在无知的路人听来难免有些歧义,但伊万显然还沉浸在刚才被雷的外焦里嫩的状态。

让我们把时间调回五分钟前......

伊万看着一身牛仔衣出来的“姑娘”,不,应该是个叼着烟的小伙子,他清楚的看到了他锁骨上方明显的喉结。
妈的,都怪拉面馆紧的高领制服和有点昏暗的灯光!让他居然把衣服交给了一个小混混,他之前梦想的狗血桥段顿时烟消云散!

“拿着!”

他的脑子还没被转过弯来,眼前突然一切漆黑。是他的衣服,有肥皂味,没有他想的恶搞的汽油味。
既然都是汉子,不敲他一把他布拉金斯基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流氓五常国家的人。

他从头上拿下了西服上衣,这时对方不知从哪推出了一辆破摩托车正准备“逃逸”。

“喂!等等!你还歉着我一顿饭呢!”
对方一脸不满的扭过了头,叼着烟的嘴角扯了个冷笑。
“鬼佬,你还真想让我请你吃饭呐?”
伊万不甘示弱的依靠身高优势”俯视”着他。
”你这家伙明明在店里还那么信誓旦旦的承诺!“
“哎!我的娘呀,你他妈没看见经理在旁边站着呢么!”
“我不管!”
伊万拉住了摩托车的把手,一副专业碰瓷,誓与王耀粉身碎骨的壮烈姿态。但他马上就眼看着王耀抬起大长腿准备向他的命根子踢过来了,他下意识的闭上了眼......
“咕~~”
这种地方显然是没有公鸡这种生物的,唯一可能的是他还没有吃饭的肚子。
说来也尴尬,刚才还紧张激烈的气氛因为他的那声肚子叫变得异常的诡异。
好在他的命根子还没有疼。
伊万小心的睁开了眼,对方下了车在车座下的小箱子里不知道在找什么东西。
不是棒球棍吧,他下意识身体一抖,肉搏还可以,有了家伙胜负就不一定了......
“给你。”
一个粉红色的头盔被扔到了他的手里。
“看你为了等我没吃饭的份上,我可以让你蹭一顿饭。”
王耀有点别扭的看向了别处。

“喂,你晚上做什么饭啊。”
布拉金斯基捂着那个明显不合他的头型而且一看就是女孩子的头盔在呼啸的风中对着王耀耳边声嘶力竭的大喊。
“我和我弟弟吃茶泡饭。”
“那我呢!”
“吃翔。”
“......”
“我不奢求吃好东西了,但麻烦你慢一点,我感觉快要漂移出去了。”
“我管你丫。”
这时摩托车已经进了居民区,家家户户门口都有人在聊天吃饭,伊万觉得自己一个大高个坐在后面还带着粉色的头盔简直就是人生的失败者。
明明他也会骑的。但王耀义正严辞的拒绝了他的要求。
“我的摩托车我做主,如果你在逼比,我就只能用绳子把你栓在摩托车后面跑了。
“......”

摩托车最后终于在一个破旧的筒子楼前停了下来。伊万跟着王耀左拐右拐进了屋,期间的路程远到伊万以为王耀害怕他以后再来讨债而故意迷惑他。
王耀的屋子小的很,就像所有刚来香港打工的人一样,虽然有一室两厅但几步就能走完了。
“大佬,你回来....这货是谁?”
一个黑头发的小鬼从里屋走出来看到了在沙发上呈躺尸状的伊万。
“讨债的。”王耀简言。“哎,大个子,这不是你家!不要那么随意的往沙发上躺!”
“你欠他什么?”
“一顿饭。”
“siu hei gui。(小气鬼)”王耀的弟弟丢下一句伊万没听过的话瞪了他一眼进了里屋。
该死的小鬼!伊万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说的绝对不是什么好话,要不是他脑袋还有点晕晕的他一定要给这两个欠扁的家伙一个过肩摔。

“喂,鬼佬,起来啦!真是邋遢,睡觉还流口水......”
在被王耀“温柔的”叫醒后,伊万坐起来擦了擦嘴角。
小房子里闷热的很,唯一的降温工具只有个在“吱吱呀呀‘转动着的旧电风扇。所以坐到小桌子前的伊万看到的是这个景象---两个光膀子的男的。
“你们能不能穿上衣服......”
王耀没说话,只有小鬼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竖了个中指。

伊万的确做好了王耀给他吃“翔”的准备,他觉得王耀绝对不是个善茬。但当他就着酸甜的梅干吃了口饭后顿时觉得这次的磨难终于有了善果。
一个月来只能深受M大叔毒害的胃有了轻微转好的迹象,有什么东西就要顺着脸颊流下来了。
伊万的举动吓到了旁边嚼米饭的王耀。
“至于么......”
伊万含着泪点了点头。
“......”
王耀起身进了厨房,不一会儿端出一碗米饭放到伊万面前。“饿了就多吃点吧。”
他没再看向感动的眼泪汪汪的伊万。
三个大男人就这样以两个光着膀子一个穿着正式的西装,在昏暗的灯光下就着小圆桌吃完了这一顿气氛有点奇怪的饭。

翌日,王耀拖着疲惫的身体去上班。
“阿耀,你怎么了?”同事诧异的盯着他的黑眼圈。
“没什么的啦,昨晚有个债主去了我家倒腾了半天。”他揉了揉有点酸疼的背然后换上工作服。
昨天晚上那个吃晚饭的鬼佬非要在他家借宿,嚎叫“不要赶我走”扒着防盗门不肯放手,左邻右舍都纷纷探出头观望,最后王耀气急败坏的踢了他下体一脚才得以乘着鬼佬喊疼的时候把他赶了出去。
粗心大意惹麻烦啊!他昨晚在床上真想给自己一巴掌。
“王耀!快去门口迎接客人,在这傻愣着干什么!”
他低着头绕过经理,站在大门口缓了缓气。
王耀,这件蛋疼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让你自己迎接崭新的一天吧!
他拍了拍脸鼓励自己振作起来,露出一个格式化的笑脸。“欢迎光......”
顾客背后的玻璃忽然响了下,王耀脸色铁青的看到了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景象---那个鬼佬脸贴在玻璃上对着他傻笑.......

他的腿差点就软了。

-----------------TBC
考试前求攒人品的文,不要在意里面的对香港的错误描写,原谅露珠是北方人而且只跟着奇葩的观光购物天团去过一次香港。但在香港的味千拉面看到了好几个帅气的服务员小哥啊(流口水...)所以想写这个文。有没有下文露珠不好说(其实露珠有懒癌,估计得很多年后了),这还是第一次写轻松的文,不好的话请多谅解。

评论(10)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