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ul

深海空间

拜托不要再屏蔽了!已经三次了!!!我快疯了!!也请不要举报!!
-------------
西西里岛沙滩的夜晚总是极度安静与祥和的。

这是一个适合人们安睡的地方。你可以听到海浪与沙滩相拍打的美妙合奏,也可以听到沙粒被微风吹起的细小的沙沙声。

空气又总是那么新鲜,却带着些许的腥味,让你在睡梦中也觉得自己仿佛跌落在了大海,莫名的归属感会让你觉得你可能生来就属于这里,即使上辈子可能是一个大海里转瞬即逝的泡沫,或是一个长相丑陋令人作呕的水滴鱼,在深海毫无目的的挪动着自己肥胖的身躯。

这些奇怪的想法让我的脑袋无法平静,即使是在与王耀疯狂的缠/绵过后。

此时他背朝着我,身躯并不明显的微微起伏。

地中海纯粹而皎洁的月光透过我们没有拉上窗纱的小屋照到他的背上,他的背上苍白的吓人,就像是一片荒无人烟的盐田。

他纤细的腰身有着极其优美的曲线,如大海的波涛一般,引诱着我去触摸,去亲吻。

但我没有。

多日的争吵使我变的犹豫和多疑,我们都知道我们用激烈的:做/爱去逃避这个我们永远躲不过去的问题。但这并不是什么好办法。我害怕有一天醒来他就冷冷的离我而去,即使我疲软的阴/茎上还挂着他昨夜分泌出的精/液。

毕竟他是那么的骄傲,恐怕连我们的曾经深刻的爱情也不足也去做什么有效的挽留。

我几乎是自虐一样去猜想种种令人沮丧的结局,我的脖子开始因为长时间扭曲的姿势而感到酸痛,我正想稍稍调整一下,但王耀忽然侧起身坐在床边,我立马闭上了眼睛装作自己在沉睡。

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只听到一阵衣服的窸窣声,我身旁的弹簧床因为忽然失去了承载物而微微弹起,紧接着是一阵放缓的脚步和木门被合上的“吱呀”声。

他走了。我感到忽如其来的惶恐。我第一时间从床上翻身跃起,跑到窗前赤/裸着身子寻找他的身影。

我并没有第一时间找到他的踪迹,也许他去了屋子另一边的沙滩,也许他已经离开了这里,一脸失望的坐在对面的马路上期待有过往的车辆可以经过将他早早带走。

这些可怕的未来让我感到无力,我垂下我的头,两只手撑在窗台上。透过月光,我看到了我的健美的腹肌和下面那个我引以为豪的和王耀无数次亲吻的私/密器官。

是的,性/爱,那就是我和王耀的爱情信物,这一切该死的事情的开始。


我还记得我第一天我家见到王耀是在异常晴朗的一天。具体是那一天我早就记不得了,反正只要我和王耀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在床上暗无天日的性/交中度过的。

那天中午我刚完成了既定的海底船只的探索,趁着还有充裕的时间在离浅海较近的水下随意的游泳。

我冲出海面时隐约看到了远处的礁石上坐了一个人。也许是哪个无知的旅客低估了海边礁石的湿滑,为了提醒,更为了好玩,我准备给他一个“善意”的教训。

我从新潜回水中,慢慢的靠近礁石,等我隐约快看到礁石的青灰色时,就悄无声息的从水里忽然冒出,吓了那个可怜的家伙一大跳!

我摘下了被水雾糊了的潜水镜,想看看这个可怜鬼的样子。可当我摘下的一刹那我就后悔了!

我的眼前不是一个被淋成落汤鸡的秃顶啤酒肚的土耳其大叔,而是一个长相秀美的娇小的亚裔少年。

哦!我的上帝!听说亚裔人对这样失礼的情况一般不会有什么好脾气。即使他们表面风平浪静,内心里早就恨不得用刀叉把你捅成马蜂窝了!

我自知理亏,只得向他诚恳的道了歉,但他只是淡淡的点了下头,然后把脑袋转向别处去。

我爬上了岩石,脱下了潜水服,躺在发热的地面上散发着身上带着咸味的水珠。

我在那里小睡了一会,等我睁开眼睛时不仅感到了太阳刺眼的光线,还有那个亚裔青年近乎炽热的目光。

他毫不掩盖自己在我身体上扫视的目光,如果他的目光是他的嘴唇,那么早不知他将我舔了多少次了。

我也感到燥热,特别是他被淋湿的头发被他随意的披在肩头,还有他突兀的锁骨和被风吹起来而露出的精瘦的腰身,无不在刺激着下身的潜水服撑起我的小帐篷。

我微微的欠身靠近他的身体,在充足的光线下,我轻而易举的看到他的眼睛有着琥珀一样的颜色,温暖人心的颜色,甚至穿透了我的心脏。

于是,几乎是在那一瞬间有东西在生根发芽,不止是在我的身体外部,更是在我的心里,冲破了我心中那片深蓝的海洋,绕过游动的鱼群,直达海洋的最深处,在那个从未有人踏足的地方泼洒了一地的阳光。

现在想来那时应该就是我对王耀最初的心动吧。


一阵突如其来的风忽然吹的我躲闪不及,系在房檐下的风铃发出了“叮铃铃”的作响,百合窗上的灰尘被吹散到窗台上。

我探出身看着远处海上的乌云,心里明白这不是一个好兆头。而王耀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

我快速的穿上大衣,跑出小木屋去寻找他。

远远的我看见他站在那块礁石附近,就是那个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他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衫和短裤,沙滩上飞扬的尘土击打着他赤/裸的小腿,他左手向前搂着自己的腰,右手捂着脸,使我一时看不见他的表情。

此时的他在我的眼里就像一个丢失了玩具的小孩子,那么瘦小,那么无助,那么不象那个从来都骄傲无比的他。

是我给了他这么多本不应该拥有的痛苦。

如果我们没有相遇,他一定会拥有一个更为美好的未来:他会有一个美丽娇小的情人,他们可以在一起站在他有着大落地窗的窗户后面喝着上好的红酒俯瞰着整座城市,如果天气不错的话还可以看见我所在的海滩;到了夜晚他们在柔软的席梦思大床上做/爱,王耀会在女孩的身旁撑着他两条精细的小胳膊尽力的耕耘她的身体,细小的汗珠掉下来,与丝绸的床单混为一体。

而我会在也会在安逸平静的日子里做着我的潜水教练的兼职,顺便可以和异国的美女们调一调情,喝着廉价的冰啤酒在夜晚的沙滩上云/雨一番,第二天开着我的破吉普把那姑娘送上飞机,再装模作样的掉几滴依依不舍的眼泪。

但是当然,这一切的一切前提是“如果”。

得到了王耀的我理所当然的开始对这份感情没有了从前那般的热切。

我理所应当的认为王耀与我付出相同的爱,也要承担相同的痛苦。

即使是在一个星期的辛苦工作后他驱车几个小时开车来海滩和我私会,仅仅为了半天和我在一起,哪怕第二天他离开时太阳还在海平线下没有升起来。

即使是他为了我一次又一次的推掉了去其他国家的更好的工作机会,哪怕那个工作可以让他不再那么的劳累。

而我竟将他所做的一切忽视掉,埋怨他太重视工作,埋怨他对这份感情不付出。

此刻,我忽然意识到王耀曾经对我说的一句话。

他说伊万,你知道为什么乌鸦爱着雪么?

我那时忙着吻他,哪有时间去想这个问题。

现在的我终于明白了。


我决心去向王耀忏悔,为了我做过的让他失望的事情。

附近突然传来巨大的响声,想来是又有一辆从远方一路疾驰的火车即将进入隧道。响亮的汽笛声遮住了我走向王耀的脚步声。

我慢慢走到他面前,他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他似乎是在抽泣。

我脱下我的长袖衬衣给他披到肩膀上,他不可置信的抬起了头,几滴不易察觉的泪珠划过他的脸颊,就像深海珍珠那般晶莹。

“伊万,我再也撑不住了。”

他悲伤的看着我。我没有说话,只是上前紧紧的抱住了他。

“下个星期我会接受去德国的工作。”

“嗯,好,我同你一起去。”

他猛地从我怀里抬起头,差点撞到了我的下巴。

“你不是不愿离开这里的么?你那么喜欢大海,你......”

“嘘。”我把他的头再一次的按到我的怀里。“不要这样说,我已经知道我的那片大海在哪里了。”

我轻轻的戳了戳他的心脏。


天边的乌云渐渐被海风吹散,月亮又悄悄的探出了天空,皎洁的月光照着安静的沙滩,远远的看去就像一场大雪过后。

“王耀,还记得你问我的那个问题么,就是为什么乌鸦会爱着雪。”

“当然记得,你来说给我听。”

王耀的眼睛在月光下美的动人,像是有海水在他的眼中流转,琥珀色的眸子带着藏不住的笑意。

“这本就不需要什么理由,永远都不需要,爱上就是爱上了。”

我低下头忘情的吻着他的双唇,第一次毫不掩饰对他的爱意,而不是关乎性的任何事。

因为他就是我的深海空间,我将困在其中永远不能逃脱,直至我生命的尽头。

------END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