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ul

《长相思兮长相忆》第六章

好长时间没有发文了,好不容易发一次还不完全是露中...请同志们狠狠地鞭打我!其实最近写了好几篇文,但写到半中间总不是很满意所以就没有发。但这篇文还是露中主线的。

-------------------

“樱花开了,真是漂亮呢。”

王耀情不自禁的感慨着。他站在纷纷扬扬的樱花树下,一朵粉红色的花瓣儿落在了他散开长发的肩头。一只泛白的,骨节分明的手帮他轻轻拂去。

“是啊,日本最有名的就是樱花了,这几日正是赏花的佳日。”

王耀顺着青年的目光看向远处的一家出游的日本人。他们坐在樱花树下,喝着上好的清酒,品尝着精致的点心,一个穿着黛绿色和服的少女正在跳着古老的舞曲,涂抹了过量白粉的脸蛋在夕阳下呈现着一种怪异的感觉。

王耀收回了视线,转而又盯着飘满花瓣的粉红色的河水。一阵微风吹过,吹动了他绵白色病服的衣角。他听到声旁的青年一阵衣服的摩擦声,自己的身上突兀的多了件黑色的学生服。

“耀君,我们还是回去吧,刚刚起风了,以后会愈来愈冷的......”

”菊,你看!”他突然打断了他的话。“美景在前,朋友在侧,我真是占了这乱世不可多得的一份宁静。”

“是啊,不过如若春风能知晓樱花的心意,那才是真正的十全十美。”他边说着边偷偷喵了直视前方的身旁人。

“小菊有喜欢的姑娘了?”王耀回过头看着他,琥珀色的眼睛在橘黄色的阳光下如水一般的流转,令少年不自觉的摒住了呼吸。

“那就愿小菊可以心想事成,为那幸运的姑娘别上一朵清晨的樱花。”

他慢慢的沿着河道向前走,全然没有听到身后一声细不可闻的叹息。


1934年,上海,开明书店。

“王耀近来怎么样?”

胡风把一杯刚刚沏好的茶放在伊万面前,伊万伸手去拿,却被发热的杯子烫了一下,只得讪讪的伸回了手。

“来了几封信,最近一封是上个星期来的,说是有些许好转了。”

“那他一个人在日本有人照顾么?”

“这不用担心,他在日本结识了一个志愿来医院的早稻田的大学生,他时常会去照看着他。”

他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杯盖缓缓的往里面吹气。

“那就好...对了!这是上个月的稿费。你一会还要去码头搬货么?”

“可不是么。”伊万低下头握住了被烫到的手,两个手上的老茧相互摩擦,有一点异样的瘙痒。“我们总不能一直靠你们和鲁迅先生的接济,王耀能去日本养病,你们已经帮了很大的忙了......”

两人忽然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胡风有些不自然的轻咳了几声。

“那个......我可以在书店给你找个活干,工作也不重,就是编编排版什么的,你也好把心思多放在稿子上一点。”

伊万听闻忽然喜出望外。

“正是多谢你了!我这就再去给王耀多寄点钱!”他很快的起身拿起桌上的稿费装在口袋里往外跑去。

“哎!喝了茶再走!”

“不,谢了!胡风先生!”他急急忙忙的从门口退了回来使劲握了一下胡风的手,然后很快的跑了出去。

胡风站在窗口看着这条欢快的白围巾因为跑的太快而撞到了路人,尔后道了歉,却又不知悔改的继续狂奔,没有系住的长长的大衣被迎面的风高高的吹起。

胡风无可奈何的一笑。

“这么大的人了还不稳重,不过这就是年轻人啊!”

他低下头吻了一下手上的戒指,带着宠溺一般的笑容。


“耀君,我来了。”

本田菊手持一束樱花,敲了敲门并没有人应答,他只得轻轻的打开了病房的门。他看到王耀正躺在床上睡着了,便轻手轻脚的走到床头柜前,把花插到瓶子里。只见王耀忽然“恩恩”了几下,吓得他差点把花瓶给打碎。

“原来是梦话。”

本田菊无奈的笑了一笑,给他把被子掖好。

此时正好是下午三四点,病房的窗帘没有被完全拉好,一些细碎的温暖的阳光从缝隙处射进来,有微风,也有樱花的花香,整个房间忽然有了一点淡淡的暧昧的气氛。

本田菊静静的盯着床上这张自己日思夜想的脸,此时毫无防备的睡着。乌黑的长发散落在枕头上,有几缕细丝站在粉唇旁边,随着呼吸而左右摇摆,也骚动着他的心。

他不自觉的站起了身,在梦中人光洁的额头上留下轻轻一吻。

但他还并没有就此满足,他的心脏剧烈的跳着,在小小的安静的病房焦躁的响着,似乎马上就要破膛而出。

他把视线又一次的转移到了王耀的嘴唇上。

“我要吻他!”他突然下定了决心,坚定不移的缓缓靠近他在睡梦中不止一次梦到的那抹迷人的色彩。

“哦,不管是东方的神明们,还是西方的诸神们啊!请让我了却了这毕生最大的心愿吧!”

他已经感受到了近在咫尺的王耀呼出的气息,还有他身上淡淡的奶香味,就像初生的婴儿一般引诱着他去亲吻!

“就让我此刻快乐的死掉吧!”

他紧紧闭上了双眼。


注:王耀的病是肺结核。



评论(1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