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ul

《长相思兮长相忆》第四章

这篇文突然出现了个亭望春大家可别误会!他只是个打酱油的电灯泡。他的出现也是我看了吴奇隆版的《梁祝》后心血来潮,最后,安利这个电影!

第四章
----------------------
七月,北平似往年一般的酷热,把人的骨头晒的“滋滋”作响。连平日的精气神儿也给融化了,与散发着热气的油柏路混为一体。浓密的树叶的影子荡漾在桌边放着冰块的橘子水里,细小的水珠从杯身流下,染湿了桌边的稿纸。
————王耀
写于1931年7月3日

王耀此时根本无心下笔,只得看着窗外茂密的国槐树上的叫唤着的知了,左手习惯性的敲着书桌,好像有些急不可耐。

毕竟,他的烟瘾又犯了。

这该死的伊万!该死的红毛子!

他隐隐约约听到大门口有人走了进来,步伐较为轻盈,透着那么一股子年轻人无所畏惧的劲儿。

伊万?不,不是。那么......

他把头靠在桌面,仔细的倾听着来人的脚步声,手指跟着脚步的频率发出愈加急迫的声响。

还有十步...五步...三步,两步,一步。

“咚咚咚。”

“王耀先生!我来了!”

是亭望春!

来人像是知道他的习惯似的,直接把门打开来,阳光把他修长的有些许消瘦的身影打在屋内的地板上。

王耀喜于言表,立马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连鞋也忘了穿。

“望春!我要的东西有没有带来!”

他说着就伸手要抢少年的书包。少年被他突然的动作给吓到,捂着包本能的向后退去。他额头上渗出的汗水给惊的往下掉。

“先生勿要着急,我带来了。”

他急急忙忙的往包里摸索着,不一会儿掏出两个烟盒。

王耀不待他言语直接给夺了去,立马从中拿出一根来。少年从小竹桌上拿来打火机给他点上。

王耀一吞,一吐,把俩眼一眯,全身似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大口大口的吸着这浓白色的宝贵的“空气”。他踩着阴凉的地面也不感到难受,也没有穿鞋的打算。

亭望春见状赶忙趁着王耀得意忘形的吸着烟哼着京剧的时候从桌边把他的拖鞋提溜过来。

“先生,您快穿上吧,小心着了凉。”

王耀像是被给灌了迷魂药一般,老老实实的让亭望春给他穿上。末了,还陶醉般的学着戏曲里的小生装模作样的踱了几步才坐到铺着崭新的凉席的床边。

亭望春急忙拿过竹凳坐在他对面,有些急迫的央求他。

“先生!我的好先生!您可千万不要说是我给您买的烟。因为上次我给您点了根烟,布拉金斯基先生就好几天没给我提上课的事儿......总之,您千万别告诉他!”

王耀左手抱着胸,右手手指夹着烟,翘着二郎腿的一只脚拎着拖鞋一晃一晃,脸上露出了不悦。

“呦呵,这老毛子愈加厉害了啊,他娘的什么都要管!老子抽烟他也要管!还有,他怎么为人师表的!反了他了,等他回来,我揍......”

还没等他说完,楼下的大门沉重的“吱呀”夹断了他的趾高气扬。

两人猛地看向对方,愣了有一两秒,才恍然大悟般的清醒过来。

亭望春飞快的跑到窗前,轻轻的开了一条缝儿,一条显眼的长围巾一晃消失在一楼的屋檐下。

“先生,布拉金斯基老师回来了!”

“我知道!”

他用拖鞋狠狠地踩着扔在地上的烟,没想到弄出了更多的碎屑,他慌忙的蹲下身用手把烟的残渣都扫到床下。然后立马打开屋子,和亭望春用书扇着房间,好让烟味不那么明显。

“耀!我给你买了好东西!”

伊万已经踏上了二楼的楼梯,他略显沉重的脚步离书房愈来愈近。

伊万的步伐虽然缓慢,但他的心情是很不错的。报社给他和王耀送了个大西瓜。王耀和他都喜欢吃这圆嘟嘟的却香甜可口的水果。虽说他们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的改善,但还没到天天能吃西瓜的份儿。

但这也许能给王耀弥补一点,毕竟他正在强制让他戒烟。

然而,他的好心情在推开门那一刹那闻到淡淡的烟味儿的时候戛然而止。

他看向屋内,王耀坐在椅子上正拿着一本《小窗幽记》给亭望春认真讲解。亭望春还煞有介事儿的拿着钢笔在纸上做着笔记。

他很想就地发作,但他还是有点害怕王耀破罐子破摔的烂脾气。看来只能逐个击破。

他装作没事儿人一般对着两个骗人鬼儿露出了勉强的笑容。

“啊,你回来了!望春在一些问题上有些不懂来向你讨教,正巧你不在,我只得给他讲一点国学。”

亭望春听闻,立马站起来恭恭敬敬的向他鞠了一躬,少年头上摸不完的汗水“啪啪”的掉在地上,印出一个个小水渍。

“老师,打扰到您了。”

伊万心里忍不住冷笑一声。

“呵,这俩还装的像摸像样!”他把这句话使劲儿憋回了心里。

他不自然的走向亭望春拍了拍他。

“望春,真是抱歉!瞧我走的不是时候儿。这样吧,为了表达歉意,你留下来吃点我刚买的西瓜。对了,我不太会切,你来帮帮我吧。”

他说着就把手自然而然的环着亭望春颤抖的肩膀,半强迫的带着少年往外走。

亭望春回过头哭丧着脸对王耀做着求救的眼神。王耀看了看伊万紧握着拳头的手只得一狠心把头扭了过去。

等他看向门外时,只剩下柳树细细长长的倒影在门边停留。

他听着楼下的动静,却没听到什么大的声响。

不到一会儿,那双轻盈的脚步急急忙忙的跑出了大门,慌乱的连大门都忘了关。

院子里又呈现往日的平静。

许久,伊万才慢慢端着切好西瓜的盘子走了上来。王耀坐在书桌边没有回头。

“来,吃吧,别写了。”

他从盘里拿了一个递给王耀。王耀看了看他没有说话,顿了一下才接过来。

“王耀,你骗我没关系,但我怎么也无法容忍你糟蹋自己的身子。”

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王耀见状把西瓜从嘴边拿开,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我在下面教训了亭望春......你别那样看我,我没打他!只是说了他几句......”

“望春很可怜......”

“嗯?”

他鼓了鼓勇气直视着伊万。

“我错了!我逼了他给买烟!但他其实没有什么钱,我得把钱还给他.....,是我......错了。”

王耀他头深深的低在了胸前,就像他原来看到的那个新媳妇儿一样,他就是感到了羞愧!

伊万被他少见的示弱软了心肠,什么责骂,什么亭望春,他一股脑给忘到了脑后。此时此刻,他只想把那瘦小的身躯拥在怀里。

他这样想着也确实这样做了。

他抱着王耀并不舒服,他凸显的蝴蝶骨硌着他的手厉害。

“你啊,你啊,让我说什么好呢?”

他低着头低着怀中人的脑袋。西瓜甜腻的香味飘荡在他们中间。他忍不住低下头寻觅着他的双唇。

只是温柔的触碰,没有一点深入的迹象。他的唇齿之间充满了爱人嘴上残留着的西瓜味儿。

“瞧你,衬衣上都沾了西瓜汁儿了。”

他用手轻轻的抚着他沾了红色液体的衣领。末了,却瞅见王耀的脖颈上淡淡的吻痕。昨夜缠绵的快乐飞上了他的心头。

“这里也粘上了。”

他偷笑着舔着吻痕,王耀的腰肢不由得一颤。

王耀一抬头看到了他狡黠的笑容。

“好嘛你个王八蛋,又占老子的便宜!”

欢快的笑声,粗俗的谩骂声惊扰了在窗台上休憩的野猫,它迅速从窗台上跑到不知哪里去了。

午后的阳光没有了猫的遮挡,大大方方的从窗台照到小竹桌上放着的荷绿色的汝窑壶上,泛着温婉柔和的光。桌子上还放了一个被掰开的砂糖橘,散发着淡淡的橘子香味儿。

大街上不知哪个痴情的男子用清冽的嗓音念着《汉书》: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
佳人难再得!

他们相识一笑。

只愿岁月静好。

评论(3)

热度(14)

  1. 南蛮水三Azu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