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ul

《长相思兮长相忆》第三章(改)

同志们,写文千万不要偷懒呀!!!我就因为最后急着吃饭没好好写结尾就被边界线同志抓到了啊啊啊!!!想我辛辛苦苦写了一天最后就他妈输给肉丝卷了!如果文章哪里不好请一定直说,正是在边界线这样的同志的鞭策下我写文的质量才有了飞越。我把文稍稍做了改动,大部分没变。以后的进展会比较缓慢。以上。

----------------------------

第三章

冬至那日的黄昏,伊万从报社走了出来。

他的脚步矫健而又轻盈,长长的白色羊绒围巾随着他的身体有节奏的上下摆动,像在打着欢快的节拍。

伊万哼着自己胡乱编出来的小曲,眉眼上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他的快乐与因为寒冷和饥饿所挣扎的人们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连在路边裹着报纸瑟瑟发抖的乞丐听到他的脚步声也忍不住抬起头来看着他。

他最后几乎是一路小跑到工厂,末了,还在开门时又摸了摸口袋里用报纸包裹着的稿费。

屋外的寒风趁着他猛地开门的时刻悄悄的钻了进来,白色的薄薄的窗纸也随之一抖,继而又安静下来。

果然,王耀正背对着他坐在书桌前,他的左手夹着一根烟。他似乎一直没有抽,燃尽的烟灰掉在桌子上,被伊万带进来的风吹散。

他的背影显得很是单薄。他因为伏着案后背稍稍的驼着。伊万有些心疼。

他的睡眠并不好,伊万心知肚明。他总在半夜止不住的咳嗽。有时几乎不能停止。

每当咳嗽时他就会起身坐在床头吸一支烟。伊万隐约看到烟头橙色的光点在寂静的黑夜中一闪一闪,总会亮到天明。

王耀因此气色一直很差。伊万也因为怵了王耀的坏脾气也不敢去直说。

他想了个法子。

他们一起睡得床窄的很。伊万便早早的躺下装作睡着,等到王耀躺在床上时就装作睡迷糊了一般像章鱼一样缠住他。

他把手紧紧的搂着王耀的胳膊,把腿也搭在王耀的小细腿上,但又尽量不让王耀感到难受。

王耀很不自在,几次想要叫醒他,但一扭头听到伊万浅浅的鼾声,挣扎了几下并没有什么效果,只得硬着头皮努力去睡。

伊万在他身后悄悄的睁开眼睛看着王耀的后背。想到王耀在那边不停的翻白眼,他就止不住的想笑。

待到王耀那边传来了平稳匀速的呼吸声,伊万却又睡不着了。王耀散开的乌黑光亮的长发不仅瘙痒着他的鼻子,还撩拨着他那颗同样不能平静的心。淡淡的烟草味从他怀里那个熟睡的人儿身上散发出来,他情不自禁地想要靠近,想吻一吻他,哪怕只是头发也好。

他臆想着这美好的愿望渐渐熟睡,连带着梦也变的无比甜美。

想到这里,他的脸上露出了温暖的笑。

“王耀。”

他轻轻的叫了一声,王耀并没有回头,眼睛紧紧的盯着一个窗外掉尽叶子的老枯树的枝干,左手拿着的钢笔并没有在写字,而是随着王耀的分神在纸上出现了几道并不协调的线条。

伊万对他这样的反应习以为常。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转而拿着茶壶去烧水。

炉子里的火烧的很旺,沸腾的滚烫的热水迫不及待的在细细的壶嘴口冒着泡,已有几滴掉在地上,更多的是变成蒸汽顺着壶身低落。

王耀忽然抬起头吸了一口烟,慢慢吞吞的问道。

“怎么了?”

“我领到稿费了,我给你买了治咳嗽的药,还有......”

伊万用抹布拿着烫人的茶壶的把手,边和他说着话边快速的放在桌子上。

“我们今天晚上去下馆子。”

王耀的表情顿时变的明朗了。他的笑容像是北方夏日的暴风雨,来的又急又快,将刚刚严肃苦闷的气色一扫而空。他给了伊万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们什么时候走?”王耀在椅子上欢快的摇晃着两条细细的腿,早已按耐不住。

“马上,不,等等,你先把药吃了。”

他往铁罐子里到了点开水,用嘴轻轻的吹了一会儿然后递给王耀。

王耀撅着嘴吃了药。

“啊!好苦!”他伸着舌头,好看的柳眉皱在了一起。

伊万从口袋里摸索出一块冰糖塞到他的嘴里。

“他简直是个小孩子。”

伊万笑着这样想。


俗话说:“十月一,冬至到,家家户户吃水饺。”冬至,这个被中国人象征着寒冷开始的日子,在热腾腾的饺子的散发出的热气中似乎减少了一点它带来的扑面而来的寒气。

这是两碗刚出锅的饺子端到了他们的面前。

猪肉大葱馅儿的饺子个大且浑圆,汤水上飘着香菜和一层明亮亮的油随着拥挤人群不时磕碰着桌子而微微荡漾。

比起馆子来说,这里更像是穷苦的工人们下班后休息吃饭的食堂。

人们似乎都在竭尽全力的使这里变的更加脏乱。工人们把不能吃的东西随意吐在地上,小摊的主人也不愿去收拾。小孩子们坐在父母的腿上或是嚎啕大哭的把鼻涕流到了嘴边,或是“咿咿呀呀”的开心乱叫,女人们“叽叽喳喳”谈论着新款布料耳环和七大姑八大姨的闲话,男人们更是为最近的政事说的面红耳赤,唾沫星子满桌子飞,有几个还差点撸袖子。

在这纷扰的人群中,王耀和伊万反而安静的突兀。

王耀兴奋的摩拳擦掌,夹起饺子几乎不怎么咀嚼就咽下了肚。一碗饺子不大会儿功夫就吃完了,连碗里的汤水都喝的一干二净。

相反,伊万吃的很慢。一来是他第一次吃想把这不同于俄罗斯饺子的味道吃透了,二来他实在不太会用筷子,饺子总是从筷子的中间掉回到碗里,溅的他一脸的油水。

王耀吃完后一直死死的盯着他,不,应该说是他碗里的饺子眼珠子乱转,看他时他又装作转头看别人,等他一低头,那明显的期待的目光又打在他的脸上。

“唉,别装了!来,吃吧!我又吃不完。”

他把碗向王耀移了移。

“你当真吃不完?”

王耀举着筷子问他。他怜爱似的摸了摸他的头发。

“嗯,快吃吧。”他宠溺的笑道。

如果说伊万今天最后悔的一件事,那就是说了这句话。

他本还期待着王耀感激他会给他留点饺子,结果还真只留了一个。那一个还留的心不甘情不愿。

妈的,最后的汤他都抢过去喝了。


他们走出了小饭馆,向着工厂慢慢走去。一路上走过不少小胡同。小胡同的边儿上大都种着国槐和杨树,此时都光秃秃的站在家家户户的门前,仿佛是一个个枯瘦的士兵在守卫着每一个屋子里摇曳着的温暖的橙红色烛光。四合院里不时传出了欢声笑语,饭菜的香味儿飘的哪里都是,一大家子的人影儿透着白色的窗纸显现出来。

王耀望着他们的欢乐,脸色不禁黯淡下来。

伊万忽然抓住了他的手。

“冷么?”

他也不等他回答,就兀自取下了脖子上的围巾给王耀戴上,还稍稍放松了一点,以防王耀不能呼吸。

“你这不是还有我么。”

正当他的话音未落,一阵寒风袭卷着l落叶与灰尘吹来。

他下意识的抱住他,用后背挡着来势汹汹的不善之客。北平的风是那样的冷,虽抵不上俄罗斯的,但那无数的小魔鬼从他毫无遮掩的脖颈处钻到他的衣服里,啃噬着他的骨髓,他难受极了!

王耀躲在他的怀里,大气也不敢出一声。他本因为伊万突然的亲密动作而感到羞愤想要脱离他来。哪知他才挣脱了一点就又被伊万猛地拽回来,而他也确确实实感受到了这风的厉害。

小小的胡同里空的吓人,只有狂风,只有灰尘,只有那些在疯狂摇摆着的的树。

他们紧紧的拥抱着,两个人心脏的跳动在那狭小的几乎没有缝隙的地方回响,彼此的呼吸都在融合交汇。

伊万渐渐松开了怀抱,王耀似有不舍般的抓着他胸前的棉衣。

两个人都陷入了尴尬,不知该说什么好。

“走吧。”

伊万把手伸向他他却把目光转向了其他地方。

王耀的脸在夜色中红了红,好在他可以把脸埋在围巾里。他定定的想了一秒,脸上带起了微笑,小跑着向前牵住了那双温暖的大手。


远远的他们看到了工厂大门明亮的大灯。

就当快到铁门时,伊万像是想到什么忽然对他说道。

“你等我一下,我去买个好东西。”

王耀看着伊万跑去远处的小杂货店。他倍感无聊的躲在铁门旁边的墙脚处踢着小石子。

不到片刻,伊万就跑了回来。他们奔跑着回到小屋去。


一回到屋伊万就从棉衣里掏出了一瓶酒。

“喝点酒吧,这样可以暖暖身子,不过......”

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这不是什么好酒。”

他看向王耀,面上带着歉意。他害怕王耀不喜欢酒。

王耀看了看他,却什么也没说。

他脱去棉衣,卷起黑色毛衣的袖子弯下腰摆弄着炉子。忽又想起没有足够的杯子。

“王耀,你,嗯......只有那一个铁罐子喝水么?”

王耀听出了他的意思,他把刚脱到一半的棉衣又重新穿上。

“我去借两个酒杯。”

他不等伊万说话,就打开了房门跑下楼梯,伊万张着嘴愣了一下。

“你没带围巾。”

他对着空荡荡的门口说道。


等王耀回到屋子时,伊万已经把吃饭的小桌子搬到了床边。桌子上放着一个小锅,还有一小盘花生米。

他望向做饭用的平底锅,锅里还有些许油,在余温下微弱着溅起来。他似乎能想到那铲子上还带着伊万的温度。

“我没能借到酒杯,只借到了两个茶杯。”

他脱下棉衣在床边坐下,伊万把酒盛到杯子里。

“有就行了,来!吃点我炒的花生米。”

“这谁不会炒!”

他瞪了眼洋洋得意的伊万。伊万讨好般的把酒递给他,他一饮而尽,边喝边用筷子夹着花生米。


几杯下肚后,两个人就不再把注意力放在喝酒上,而是开始胡乱的聊天说话。

他们谈各自的朋友,谈自己做过的那些令人啼笑皆非的傻事,他们聊国事,聊五湖四海,聊孔夫子,苏格拉底,修昔底德,伏尔泰,鲁迅......他们几乎什么都聊。而王耀却唯独对自己的家庭闭口不提。

他缄默的用手摇晃着杯身,另一只手有节奏的敲着桌面,眼睛看着蜡烛,思绪却不知飞到了何处。

他的脸色不再是平常那有些病色的惨白,而是浮上一种微红,皮肤也恢复了应有的淡黄色。红色与黄色交织,伊万并不喜欢这样的颜色。但在王耀身上,他哪有不喜欢的地方呢?他甚至都为他睫毛的颤抖而感到心动!

但他忽然想到了一些好笑的东西,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王耀微醉的眯着眼感到看着他夸张的表情感到奇怪。

“你笑什么!”

他抹抹眼角的泪珠,好半天才平静下来。

“你现在的样子,尤其是脸的颜色,特别像一个被烧焦了的窝窝头。”

“嘿,你这红毛子!你他妈现在也像一个刚出炉的灌汤小笼包!”

他忽然不说话了,伊万没见过灌汤小笼包,这个比喻似乎有些不太好。他想想出更好的例子去堵住这个混蛋的嘴。哪料酒精在他的脑袋里作祟,让他头痛难忍。

他忽然无力了一般放任自己向后倒在床上,双手垂在身体两侧,闭上眼睛,好让自己的全身心都放松了下来。

可他不一会就听到了衣料与床单摩擦的的声音,身旁的床开始下陷,他知道伊万躺在了他旁边。

伊万支着头侧躺着看着王耀,他的呼吸自上而下的吹着他的脸颊。王耀转过身来,像是小动物一般靠在他坚硬的胸膛上。

伊万被王耀的动作惊的一下不知说什么好。但他想吻他。这个每个夜晚环绕在脑海的念头此时占据了他的脑袋。

也许王耀是喜欢他的?

他鼓气勇气,慢慢的靠进了近在咫尺的王耀光滑的额头。他的嘴唇轻轻的触碰了他的皮肤,这就足以使他感到无上的满足!

王耀在他的怀里动了动,似乎要说什么,他紧张的闭上了眼睛。

“吻我。”

他被这确定的类似于呜咽的低声给吓到了。

“吻我”

伊万一睁开眼睛就对上了那双美丽的琥珀色眼睛。王耀的眼中似乎荡漾着温柔的水光,但那同时又是坚定的,蛊惑人心的目光,伊万早已深深的陷了进去。

他颤抖的低下头寻着他的粉唇,王耀主动的抬起头去迎合着他。

嘴唇相交之际正是相爱的人们情浓之时。

伊万吻舔着他的唇瓣,而后将舌头伸了进去,用自己的舌尖去触碰他的舌尖,灵敏的舌头舔舐着他空腔的每个角落。

他感到他的津液是那样的甜美。带着浓烈的酒香和淡淡的烟草味。

他的还在脑海里回想着那句“吻我”。

是啊,相爱的人们之间哪需要什么海誓山盟,哪需要什么金银钻戒,一句“吻我”就足以代替那些娇柔做作的东西。

他情不自禁的抚摸着王耀纤细光滑的腰身,啃咬着他精致小巧的锁骨,他的脖颈,他的乳头。他怎么也吻不够,怎么也摸不够!

他抬起头看到正在羞涩的咬着自己手背的王耀,他拿开了他的手,直直的盯着他快要滴出血的小脸。

“耀,来!叫我!叫我万尼亚!”

“万...尼亚?”

“对,我的耀,我爱你,我...我不知该说什么好。”

他把头埋在他肩膀处,莫名的泪水留到了王耀赤裸的身体上,浸润到他滚烫的皮肤上。

王耀用手抬起了他的头。

“你怎么哭了?万尼亚。我也爱你啊,我们现在已经在一起了。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

他趁着短暂的停顿吻向那白金色的头发。

“我是你的啊。”他不住的呢喃着。

伊万听闻抬起了他的头又一次的看向他,有些缭乱的淡金色头发随着他的动作从王耀渗出汗的手心里滑出。

“我的上帝啊!告诉我!我是一个多么幸运的家伙!你会爱上我!而我也拥有了你!”

伊万情不自禁的说出了这句话,即使是俄语,但看着伊万的眼睛,他便能猜出其中些许的意思。

毕竟那迷人的紫色水晶哟!早已如沼泽一般困住了他!他曾手脚并用的想要爬出来,却愈加陷入其中不可自拔。

就如此刻他在伊万温柔的挺进中,疼痛并不是可以忽略不计,但幸福的喜悦可将这微小的不适遮掩。

他微微的将头侧过一边,他听到弹簧床在伊万有些急迫的动作下吱吱哑哑的想着,他还听到楼下住着的上海夫妇带着方言对他们粗俗的谩骂,他们似乎忍无可忍,踩着板凳用鸡毛掸子的一头使劲戳着他们头上的天花板,上海女人尖锐的音调震的他的脆弱的耳膜有些疼。

他转过头来不再听那扰人心烦的声音。而是闭上眼睛,努力的静下心来,他只能听到伊万沉重的喘息声带着温热吹到他的肚脐眼上,那蜜糖似的感觉那从一点一点的渗入他原来如同空壳一般的躯体。

有什么似乎变了,但似乎又没有什么变化。

他的眼皮子被疲惫一点一点的合上,伊万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脸。他的视线却透过他脑袋的空隙看到了惨白色的窗纸透着淡青色的光。

快早上了吧?他微微的笑了笑。

一个甜蜜而轻柔的吻悄悄的落在了他向上扬起的嘴角。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