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ul

长相思兮长相忆 第二章

要死了!要死了!总感觉文笔没有《yellow》那么好!这篇文我偏偏还写了作家这个题材,一个晚自习才想出了第一句,却又总觉得符合不了耀哥的大师范儿......有思路却写不美,真他妈的蛋疼啊!!!
------------------------------------------

第二章


王耀在伊万的搀扶下慢慢坐到了床边。

伊万本想就势坐在他旁边,王耀迅速把一只腿横在床边。

“去,给我把那个铁罐子里倒满热水拿过来,还有,把盖子给拧紧了。”

伊万不敢赘言,麻利的照着他的吩咐去办,末了,还用放在洗脸盆里的一张破抹布擦干了铁罐子边粘着的水珠。

王耀脱了那双烂鞋,把脚放在膝盖上用铁罐子暖着。伊万闲的无聊,王耀又不愿意让他靠近自己,他只得漫无目的的打量这个小破屋子。

王耀的生活起居的水平实在不敢让人恭维。

这个屋子里的物什不多,却被主人放置的及其“巧妙”,不管怎么看都像是里面曾经发生过激烈的战事,场面凶残让人无法直视。

且不说地上满是垃圾与灰尘,那个大米缸也有点不对劲,愈是走近它,奇怪的味道愈是浓。

伊万横着心打开了盖子。却还是被那塞满了半缸的散发着异味的内裤给冲击到了。

前几夜喝的伏特加和火车上买的硬到难以下咽的大列巴此时在臭味的熏陶下几乎要冲破喉咙破口而出。

他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到桌子边探身打开了窗户长长的往胃里吸了一大口新鲜空气。

一片小小的雪花飘到了他的左脸上,顿时融化在他高于零度的脸上,仿佛一个微弱的温柔的轻吻。

他稍感好受了些。

雪天的天空总是阴沉而压抑的。但相比于过于黑暗的屋子,即使这并不温暖的色彩也显得弥足珍贵。

伊万隐约看到自己撑着的桌子上有几张写着字迹的稿纸被他的手压着了半边。

他将手拿开,借着纸面惨白色的反光看到了上面的内容。

许久他忽的转过头睁大眼睛看着王耀。王耀还在那里低着头揉捏着他的脚趾头。

“这是你写的么?”

“废话。”

王耀还没有抬头。

“你是作家?”

王耀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把嘴上快要燃尽的烟头扔到地上,又用穿着鞋子的那只脚磨了磨。他斜着头看着伊万,窗户外吹来的夹杂着雪花的风吹动着他鬓边的碎发,眼睛在惨白色光线下炯炯有神,笑意在琥珀色的瞳孔中一闪而过。

“什么作家不作家,我就是写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而已。”

伊万被他干脆坦率的目光盯着喉咙发干,好像忽然被人丢到了紧锁的蒸房,想要呼吸却又逃离不了。

王耀见他又是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也不管他,兀自低下头继续用铁罐子暖着自己的脚丫子。

伊万开了口。

“我想喝水。”

王耀把铁罐子递给他。伊万有点犹豫。

“这个你刚刚暖过脚了。”

王耀的脸马上黑了,他不管不顾的把罐子往伊万那儿一扔,伊万险些没有接到。

“看什么看,我就他妈这一个杯子了,我天天都用来暖脚!爱喝喝,不喝算。”

伊万慌忙的把嘴对上罐子口。一股带着臭脚丫子味的温水流过了他的口腔。

“喝完了去把屋子收拾一下,动作利落点儿!”

王耀清脆响亮的声音惊扰了在窗台上休憩的麻雀,小东西忽闪着翅膀快速的飞走了,只留下几个小小的爪印。不到一会儿,雪愈下愈大,盖住了曾经存在的所有痕迹,甚至伴随着风的力气跑进了屋子里。桌子上用黑色钢笔压着的稿纸发出“呼啦啦”的声响,纸张相互拍打,犹如两只白色的蝴蝶久久的缠绕,似是不忍离去。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