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ul

《yellow》第六章

啊啊啊啊啊啊,真真不会写了啊,好长时间才完成了最后一章,好歹也是第一次完结(😹)。最后一章写的很清淡,前面大鱼大肉后面就让大家解解油腻。如果又不好的地方也请直说,我一定会改的。感觉写的太烂了,或许以后不写了还是乖乖看文吧......

-----------------
第六章

那个女生并没有死,只是摔伤了胳膊。

唯一庆幸的是她没有看见那个推她的凶手------我。

教导主任在讲台上喋喋不休的讲着让我们在外注意安全不要单独回家之类的话。

我无心听他的废话,我用食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桌子,看着教导主任走出了门向下一个班走去,我的心情愈加烦躁,因为我知道王耀绝不是一个笨蛋。而且他洞明我的一切。

果然,王耀一下课就来找我了。这使我有些受宠若惊,他从来没有来主动找过我。

我阴沉的推开几个门口对着王耀犯花痴的几个婊子,走到他身边大大咧咧的把手搭到了他的肩膀上,就像他妈一对好兄弟似的。王耀并没有说话,只是任着我把他带到没有人的墙角。他没有看我的眼睛,而是使劲的探到我的耳边,用低沉的沙哑的声音在我耳边呢喃般的说到:

“是你干的吧?”

我就势搂住了他纤细的腰,低头靠近他满是肥皂味和奶香味的衣领,在他还遗留着粉红色吻痕的脖颈上轻轻的舔了一下。

“是我。”

他的身体像被陌生人触到的猫一样迅速推开我向后退。

不知为何我本就紧绷的心情突然放松了下了来。我知道他会说些什么。我盯着他微启的嘴唇,像是抢答般的先开了口。

“王耀,你他妈从来都没想过我的想法,你真以为自己不说话不显眼就可以了么。你是一只飞蛾,我生怕你一不小心就在别人的光里融化了。如果你要与别人在一起,我会......”

我满意的看到王耀的瞳孔微微扩大。

“熄灭他们。”

王耀久久的看着我没有说话。像是傻了一般的待在原地。我讨厌他这种呆滞的表情,我想去摇醒他,他却忽地转头向后跑去,跑的那样快,就好像稍慢一点他就要死在我手里那样。

我面靠着墙面笑了,泪水却顺着脸颊留下沾湿了墙壁。

我转过头露出一只眼睛看到了王耀最后一闪而过的影子。

我把他和彼得都弄丢了。


我与王耀之间好像从未有过交集似的。我们几乎没有再见。

我独自一人蜷缩在宿舍的墙角像以前那样用酒精麻痹我的神经,还有我那颗断了弦的心。

唯一我还能体会到王耀存在的证据就是他每天六点准时的出门声。

不管我前夜睡得有多晚,意识有多么不清楚,只要时间一到,我就会梦呓般连滚带爬的从床上跑到靠近王耀的那一面墙细细的听着对面的动静。

他的动作还和原来一样的井井有条。

直到有一天清晨我听到了他的脚步并没有直接走出宿舍的大门,而是向我的房间慢慢走来,每一步都那么的不确定,每一步似乎都耗尽了他力气般的沉重。

我的心顿时揪紧了,紧张到不敢大声呼吸。我害怕他听到我还醒着。

那令我熟悉至极的脚步在我的门口站定,似乎是在犹豫不决。

我听到了校服的袖子摩擦上衣的声音,他的中指轻轻的在门上碰了一下,几乎听不到声响。

我在心中打定主意,只要再敲几下,不,哪怕一下,我也会打开门紧紧的搂住他再也不放开。

那声我极度期待的敲门声并没有响起,反而只有细不可闻的轻叹。然后那脚步坚定不移的向来时的路走去,没有丝毫的迟疑。脚步声渐渐走远。

这是我最后一次与他那么“近”。

他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我并没有在中国上完高中。我退了学从北京坐了火车一路漂泊到西欧诸国。

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值得我驻足的地方,也没有人愿意问问我的冷暖问题。我只与我的父母通过三次电话,第一次是因为我兜里只有五欧元了,剩下两次完全是在我们的争吵和他们充满刺耳的咒骂中结束了。

我愤恨的把手机扔到了爱琴海清澈的海水中,全然忘了里面的王耀电话号码是我与他最后的联系方式。我扒着行驶的客船的栏杆,只能无助的离它而去。


直到最后我到达了英国。

事实上我是讨厌这个总是有着糟糕天气和食物的国家。但王耀却恰恰相反。

他对英国的绅士风度有着近乎痴迷的喜爱。他喜欢穿着西服学着电影里英国绅士的一举一动,虽然他笨拙的和不自然的动作每每都会令我发笑。他会详装生气的要打我,拳头却总是又软又绵,这时我就会抚着他的腰身给他来一个缠绵之际的拥吻。尔后眼睛湿面带潮红的看着我,就那样一直看着我。

我因此总是沉迷于与王耀的过往之中不可自拔。

出人意料的是上帝似乎听到了我内心的痛苦与日夜虔诚的祷告。我于这个雨夜在一个咖啡馆见到了王耀。

我的上帝!我的上帝!我的上帝!

他还是那样的年轻,那样的令我着迷!!!

他慢慢的抿着咖啡看着报纸,有些昏暗的暖黄色灯光让他的头发微微地闪着光。

我突然手无足措。我的头发还是那样的乱,我的衣服上还粘着今天早上搬砖的白色粉末。

而他穿着干净的黑色的大衣,里面的白色套头毛衣整齐而服帖,他的身边放着两个黑色的雨伞,他的旁边还放着一杯冒着气的咖啡和男士手提包......

等等!还有一个人!

王耀突然向旁边转过了头露出迷人的笑容。一个和我一样的金发粗眉男子俯下身在他的嘴唇上留下深深一吻,随即他们打着伞挽着胳膊亲密的走到了下着雨的夜色中消失不见。

自始至终他一点也没注意到我。

我不会去追,因为我早已真真正正的追不上他了。

......

我的故事讲完了,亲爱的先生。

我记得尼金斯基曾说过:“我是神的小丑,我是上帝的孩子。”

而我,就是苦苦追寻王耀的小丑,上帝不再爱我了,我也要死了。

所以,再见,先生。不,再也见不到了。很抱歉浪费了您的时间。永别了!先生!

-------------------

帕特•斯坦顿的日记:

2003年7月三日 星期四

今天的天气还是他妈的让人讨厌极了。

我坐在咖啡馆里闭会雨就遇到了一个神经病,讲了一堆不知所以然的蠢话。好吧,我承认还算有意思,谁知这混蛋不仅没有付他点的威士忌的钱,还顺走了一个上一桌客人没喝完的咖啡杯。都他妈是老子出了钱。

算了,不说这些扫兴的话了。哎,忽然想起马克那个混蛋还欠我钱呢。明天戴安婶婶不知道会不会带来一些可口的馅饼......妈的,不写了。警局又打电话了,有个傻子跳了河,这帮傻逼尽他妈的添乱......

----------END

评论(28)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