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ul

《yellow》第四章

昨天休息时打死也写不出来,今天乘着下课的功夫就写完了,我也真是个深井冰......但我写的很舒服,完全进入了伊万的角色,连和朋友一块上厕所时都带着淡淡的忧伤,因此被狠狠吐槽了。我不知道离结局还有几章,现在完全都是伊万的碎碎念了....

即使这样还是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

自从得到了王耀的身体后,我们开始保持一种如同我和彼得一样的肉体关系。

一开始,王耀还会在我试图挤进他的房间时小小的反抗一下,有时给我脸上狠狠来一巴掌,有时猛地把门关上,全然不管我还扒在门框上的手和凄惨的叫声。

不过我也可以理解他,毕竟每次做完后他的腰总是很疼,屁股不能挨板凳。甚至有几次他因此错过了年级尖子生的数学讲座。

每天无所事事的我除了喝酒外又多了一个爱好,就是到网吧查找我还没有和王耀试过的体(呵)位。在一次做(呵)爱时王耀知道我每天勤奋起早的动机后,趁着他正在给我口(呵)交时故意咬了我好几下。

但总的来说,我比以前要过的舒坦多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王耀始终不愿在公共场合承认我们的关系。我本不解,直到我遇到王耀的父母。

王耀的父亲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穿着干净的没有褶皱的黑色西服,藏蓝色的领带不知被哪只纤细的手灵巧的打了个漂亮的领结,他的上衣口袋里总是放着一根“英雄牌”的钢笔,如果他没有带着金丝眼镜,那么他简直就是王耀四十岁时的样子。

王耀的母亲也美的让人窒息,是个完美的大家闺秀。王耀继承了他母亲琥珀色的眼眸和粉嫩的薄唇。她也是个极其温柔的人,冲她每次见到我,就会赠给我一些送给王耀吃的的水果和零食的举动,我就非常敬爱她,虽然她不知道王耀的那些食物其实最后都进了我的嘴里。


鉴于有这样完美的父母,王耀坦诚的告诉我他不忍让父母看到他不为人知的样子。他想永远都在父母心中是一个纯洁无知的孩子。他也看片儿,也有手(呵)淫的习惯,他也曾在床上一个人幻想着女孩子柔软的身躯,他的小(呵)穴也会在深夜寂静之时按耐不住的感到空虚。但直到我搬到这里后.......

讲到这里时王耀突然扑哧的笑了。他骨节分明的手插在我淡黄色的头发里轻轻的挠着我的头皮。他告诉我我的愚蠢之处,那就是宿舍的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他每晚都听到了我没有插着耳机看片儿的声音,还有我高(呵)潮过后沉重的喘息声。

“我被你撩拨的快要疯了。”他如是说。

出于以上的原因,我老老实实的尊重了王耀的想法。王耀依旧在众人面前装作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处(呵)男,女孩子们依旧送给他的粉色告白信和那些浮夸无聊的礼物。王耀也主动将其交给我处理。我带着些许的嫉妒心将那些用娟秀字迹诉说着爱慕之情的信擦了屁股,丢到了马桶看着它们被水冲到下水道里。

直至我们毕业,也没有人相信他们白天保守到不食人间烟火的年级尖子生在晚上就化身妓(呵)女一样张开腿承受着来自我的凶猛的撞(呵)击。

好在我得到王耀最真实的一面。


说了这么多,先生,我的喉咙都快着火了。waiter !来两杯威士忌!一杯给这位礼貌倾听的绅士!好,谢谢!(一饮而尽,用手背一抹嘴角)。

哈,王耀要看到我这么粗鲁的喝酒一定又要骂我了。他是那么一个爱干净的一个人,眼见不了别人做粗鲁和邋遢的事。和他第二次做(he)爱时他就明确要求我必须洗干净所有的脏衣服,还有我自己。

老天啊!我光是没洗的内裤就有七八条,且不说数量之多,就是上面凝固的精(呵)液也让我颇费了一番劲!

于是,当我洗到两三条去他的房间借洗衣粉时,我看到王耀大剌剌的张着腿在床上看着数学周报,他的视线完全被报纸遮住了,丝毫没有注意到我悄悄的走进来。我看着他从宽大的校服裤里露出的纤细光滑的小腿,在温暖阳光的照射下,脚的颜色显现出病态的苍白,可以很明显看到他淡蓝色的青筋,而脚上凸起的那一点骨头被一层薄薄的皮肤覆盖着,有淡淡的粉红色。

我看着看着就突然硬了。

我小心翼翼的把外裤脱了,只留下了一层秋裤,然后踮起脚尖轻轻的走到了床边。王耀还没有发现我,我抓紧时间用一只手把他的裤子往下拽,另一只沾满肥皂沫和内裤恶臭的手捂住了发怒的王耀的嘴。之后,在王耀愤怒的叫喊中,我又饱饱的享受了一番美食。

从这之后王耀再也不会主动提出清洗衣物这样的要求了。

平日里我们生气时用最肮脏的话语辱骂着对方,在愉悦的时光里对彼此有诉说着甜腻的情话。不管是哪种情况我都可以有莫名的快感。后来我总算想明白了,我这种怪异的思想源自我对王耀的深爱。

但我那是还太过年轻,没有想到这么深奥的地步。

而且我感到害怕,一种时时刻刻都存在的忧虑。

我害怕他像彼得那样突然背叛了我。

我不止一次相拥着王耀睡觉时想像当年追着火车的人是王耀怎么办?我会不会也把滚烫的开水倒在他清秀的脸上?

我不自觉的一遍又一遍的抚摸他的后背,把我的脑袋斜靠在他的蝴蝶骨之间不停的舔舐着他的肌肤。

他因为我粗糙的舌尖感到瘙痒而轻快的笑出声。我并没有因为这银铃般的笑声稍感安心。

我流着泪盯着他份外凸显的蝴蝶骨,像是活生生的被猎手拔掉而留下的残翅。

我离不开他,而且我并不是个温柔的猎手。

-------------TBC

大爷的!这个星期学校不放假!我勒个去!

评论(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