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ul

《yellow》第三章

第三章

我躺在床上似乎做了一个世纪之久的梦。

我梦到我赤身裸(呵)身的躺在悬崖边上,有一个瘦小的黑发男人靠在我的胸口不断的喘息。我向我的下(呵)体看去,我的小腹上一片黏腻,有些疲软的阴(呵)茎还不断的溢出乳白色的精(呵)液。但这显然是一场欢(呵)爱刚刚过后。我还能看到阴(呵)茎还遗留了些许狰狞的紫红色,最后抽(呵)插的快(呵)感还在我的脑海中做最后的停留。

怀里的人凸显的蝴蝶骨硌到了我的手,我低下头想看他的容貌,脑袋的晕眩使我看的并不真切。但我也隐约可以模糊察觉到他的五官。那应该是一种温润的迷人的美丽。

但这显然不是一个应该沉醉于做(呵)爱对象的时候。

从地狱呼啸而来的风吹着我一只垂在悬崖外的手臂。尖锐的凹凸不平的碎小的岩石使我像躺在床上的豌豆公主一般浑身不自在。

而且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我们所处的地方正在分裂,以极快的速度。

不知为何我在此时有了一种雄狮对雌狮的保护欲,我不自觉的用身体紧紧的搂着怀中人。我满脑子都在想我愿用尽我此生所有的好运来换的他的幸存,我情愿最后成为他身下的一堆可以缓解冲击力的碎肉。

我在急速的下坠中听到我的怀中人还在诉说着对我最后的甜言蜜语。

我本应该感到毛骨悚然。但我没有。我痛苦的抑制住下坠时我露出的狰狞表情,将快要被风撕裂的唇贴到了他的额头上......

为了他,我绝不会后悔。

“嘭----------!!!”


我突然睁开的眼睛因为突然看谁苍白天花板而一时适应不过来而本能的起了一层水雾。

“醒了么?”

陌生冷冽的声音突然响起,才使我意识到我睡得并不是我的房间,而是一个铺了干净的蓝色方格床单的床。我的枕边也并没有几个月都没有洗过的内裤和袜子。而是几个憨厚可爱(?)的毛绒玩具!

我强忍着宿醉的痛苦支起上半身,看到一个正在桌子旁写东西的黑发男生。他慢慢的起身用一次性杯给我倒了杯水。

我急迫的接过一饮而尽,我的喉咙似乎被撕裂一般,就象刚刚在梦中一样。

冰冷的水瞬间安抚了我过快的心跳。我感到舒服多了。

他冷冷的站在床边看着我像是在看一个穷困潦倒的倒霉蛋。

“你该走了。”

我因为他突兀的声音受到惊吓而到稍感清醒。然而喝醉时绝望的心情又扑面而来。

是啊,有谁会爱着我呢?

我死死的盯着他像西伯利亚冷风般的面庞。他的面无表情是压倒我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不想活了。”

我心里想着,嘴上也不自觉的说了出来。

他的表情细微的变化了,我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微张的嘴里的粉色舌头。但他显然认为这是我的一时气话。

“我并不认识你,我让你休息已经很不错了,我知道你住在隔壁,你打扰到我了,请走吧。”

这世间怎会有如此冷淡无情的人!

我不想走!我不想回到那个只有用过的卫生纸和伏特加空瓶子的房间!我不想每天闻着沾满精(呵)液的被子上睡觉!我不想......我不想一个人......

我要疯了!

我迅速的起身,趁着清醒与眩晕在我的脑子里纠缠之际,我狠狠的把他推倒了墙上。

他的身体是那样香,介于肥皂味和奶香之间,使我情不自禁的把头埋在他的脖颈之间,就像一只嗅着蔷薇的猛虎。

我极其温柔的轻舐,向上顺着他脖子优美色(呵)情的曲线。但我的下(呵)体显然不够温柔,我的阴(呵)茎高高的立起,顶着他紧致的小腹。我从背后看到他止不住颤抖的小腿。

他被我吓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显然他的理智还不至于让他想到制止我的办法。

我的姿势使我很不舒服,甚至显得的极为弱势。

我像是仰望上帝的平民。

我含着他的下唇不停的撕咬,并不急于对高地冲锋陷阵。过多的津液似乎从他的唇线渗入他的口中,他被迫张开了嘴,我们的舌头交缠在了一起。乘着他短时间的分神,我开始撕扯他的衣服。

我本以为他会拒绝,对我进行最激烈的反抗,就像即将被强(呵)奸的少女做无谓的挣扎。

令我惊奇的,在我沉醉于强(呵)吻般的快(呵)感时,他狠狠地咬了我的舌头,乘着我疼痛之际迅速蹲下了身子,以及快的速度拉开了我的裤链想要套出我的阴(呵)茎。其实,并不用他费劲。我的男(呵)根很有精神的跳了出来迫不及待的打到了他的鼻子。他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猛地把我的阴(呵)茎吞了进去。但显然他有些操之过急,过大的尺寸使他不自觉的呜咽出声。

哦,我的上帝!我的上帝!

我拽住他黑色的头发狠命的出入他的口腔。很明显,他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他没有半点技巧可言,只是因为我近乎拉扯的行为吞咽着我的大家伙。

我的耐力很持久,他很快就招架不住,甚至难以保持身体的平衡而死死抓着我的裤腿。

我低低的吼了一声,把喷射而出的精(呵)液释放在他的口中。他本能的想要吐掉,我没有给他的机会。我直接用手掌捂住了他的嘴。我想听到精(呵)液流过他喉咙的声音。

他瘫倒在地上,靠着墙壁大口的喘气。我一把捞起他,把他放在堆满试卷和参考书的桌子上拽下了他的校服裤子。他上身的长袖衬衣已经被我撕开了,像一只赤(呵)裸的羔羊,本该祭献于知识的圣坛之上,用写满天文般的数字和文字羊皮纸包裹着他。而此刻我们即将在圣坛上,在神的面前做(呵)爱,我感到既愧疚而又极度兴奋。

我一只手抚摸着他在短小的阴(呵)茎,另一只手摸着他黏腻的大腿,那里湿漉漉的,我懒得知道是他的汗还是他刚刚也同我一起释放。因为我应接不暇。

我的嘴还在舔舐着他的肚子眼和小腹。我在上面舔着圈圈,还不忘低头看他的表情。

果然东方人都是比较含蓄的。

他死命的咬着手背,把随时都会溢出来的呻(呵)吟吞回去。同时还拽着我的头发,身体不停的扭动着,似是拒绝又似是急不可耐。

我想,如果他会日语的话,他一定可以和片里儿的东瀛少女欲拒还迎的喊着:“亚美蝶。”的样子完美重合了。

我本想尽量给他来一个缠绵至极的性(呵)爱,但他粉红色的身体诱惑着我抛弃仅存的理智去侵犯他。

我的三根手指同时塞进了他的小(呵)穴,没有给他一丁点的反应时间,就用嘴制止了他破口而出的脏话,把他那句“我(呵)操尼(呵)妈......”揉碎在唇齿之间。

他被我折腾的说不出话来,我顺利的抬起他紧致光滑的大腿让我的男(呵)根长驱直入。

“啊------!”

这一次他再也抑制不住他的尖叫。就
像一只受难的天鹅,扬起他纤细修长的的脖颈,象牙白的小腹快速的收缩,红肿的嘴角微张着溢出我们混合的津液。他的眼睛睁的很大,却毫无神采。

但我已顾不上他了。我正竭尽全力的释放我的欲望。那么多个日日夜夜我所思念的柔软的肠(呵)道此时就温暖的包裹着我。去他(呵)妈的左手,去他(呵)妈的橘子(自。慰小道具...),我只想死在这里了!


亲爱的先生,您不必为倾听这狂野的性(呵)爱而感到脸红,你我都是男人,也都懂的处(呵)子的美妙之处。更何况我们两个人彼此相爱呢?

彼此相爱?这只是我当时的臆想。

我们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哪里谈的上相爱?我在挺进时曾经问过他的名字,但此时他已经快没了知觉,并没有回答我。

我们大概做了十几分钟后,我往他的体内射了三次,依依不舍的把我的阴(呵)茎拿出来。

我真的累极了。我失去重心般的向后退了一步,还半褪在我两腿间的裤子将我绊倒在地上,光溜溜的屁股猛地贴在了冰冷的地上使我打了个寒颤。

地上,桌子上散落的卷子到处都是。他两腿间的精(呵)液和血从穴(呵)口流到一张打着高分的卷子上,上面用红色钢笔水写的分数在他的恢复的苍白色皮肤的映衬下异常的显眼。

我随意从地上拿起了几张卷子,翻到填写姓名的地方。那里无一例外的用潦草娟秀的字,我一时认不出。我把眼睛贴到散发着笔水儿味儿的卷子仔细的辨认,上面写着:王耀。王耀。王耀。

------TBC

哎,又被屏蔽了,不得不再发一遍。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