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ul

此情成追忆,只是已惘然

转眼间王耀迎来了他的二十七的生日。

他的死党兼同事亚瑟在公司聚餐时问了王耀最想要的生日礼物。

“水晶球。”

他抬起头以一种极其严肃认真的表情脱口而出。

整个餐桌顿时鸦雀无声。不知是那个不懂事的家伙忽然噗嗤一笑,除王耀和亚瑟以外的人也跟着大笑起来,他们没想到从来像北极冰一样的,整个生活节奏像老人一样的王耀会说出这么幼稚的话。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他,而主角的脸上并未显现出任何表情,只是继续低下头用刀叉戳着冷却的意大利面。亚瑟有些担心的看着他。


聚餐结束后,亚瑟走过来拍了拍准备穿大衣的王耀。

“王耀,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没忘了么。”

王耀转过身来,亚瑟不难发现他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惊慌一晃而过,取而代之的是面无表情。

“你想多了,我嘴贱,一时说错了。柯克兰,别想得太多,我从来都不记得他。”

王耀打掉了亚瑟的手就像门口走去,也不顾衣服的扣子还没有扣住,围巾也乱作一团。

在亚瑟的眼里他的背影里满是落荒而逃的味道。


二十年前的王耀绝对不是这样的。是的,那时的王耀就像绽放的牡丹,这样说对于一个男孩难免有些歧义,但这的确是伊万布拉金斯基曾经亲口看着王耀的眼睛说的,那时的王耀狠狠地给了他一拳,布拉金斯基的鼻梁差点被打断。

二十年前王耀的院子里搬来了一家人。在普通的中国家属小院里这实在不是新鲜事,可大家伙跟打了鸡血似的围了这家里三层外三层。小媳妇抱着刚出生的裹成粽子的小孩儿,老大爷老大娘也不辞辛苦拄着拐杖,天天在院子里雷打不动的每天扭秧歌的居委会大妈们也扔了那红的跟大姨妈一个色儿的手帕,推攘着前面几个小毛孩的脑袋往里看。这全院的活物都挤着来看的就是一家子俄罗斯人。

要说当时在北上广半路碰着个黄色儿头发水蓝眼睛的外国人就更老百姓拉屎撒尿一样不值得什么惊奇。可是在这个北方的屁大点的小地方来一个外国人,当地的老百姓都恨不得把他塞到动物园里的铁笼子里,再不济也给解剖了看看这些洋鬼子和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有啥子不同,咋都又高又壮。所以这一家子俄罗斯人算是撞在大家伙的好奇心里去了。

当时我们人见人爱聪明伶俐的王耀小同志刚被妈妈从幼儿园接回家,本着传承中华民族“围观不要钱”的优秀传统挣开妈妈的手愣是跟着往里钻。他生来就一副精瘦的身子骨,好不容易挤到前面差点一口气喘不上。他俯下身子喘了会儿,抬头却对上了一双紫水晶一样的眼睛。真漂亮!就像院子里他的小伙伴王春燕的布娃娃一样。水灵水灵的,还闪着泪光,脸蛋也白白嫩嫩,比院子里的小女孩们不知好看多少倍。他这么愣愣的看着“洋娃娃”,“洋娃娃”也躲在俄罗斯女人的身后看他。

“叶琳娜!你这么早就来了也不给我打个电话!”

王耀见妈妈从众人中走了出来和粗壮的洋鬼子女人来了个对脸,顿时为自己费时费力的围观行为后悔不已。

大家见两个女人正儿八经儿的谈起了话也就散开各回各家各找个妈了。可王耀的妈还在这里,他只好待在这儿。

“叶琳娜,这是我儿子,小耀快过来见过布拉金斯基阿姨还有...万尼亚。”

洋鬼子女人也从身后拽出了“洋娃娃”,用蹩脚的中文说道。

“万尼什卡,要像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勇敢一点!”

“洋娃娃”颤巍巍的伸出了手握住了王耀的小手。正当王耀沉醉于女孩子般细腻的皮肤时,“洋娃娃”眼泪汪汪的对着他说,

“你好,我是男子汉万尼亚。”

王耀彻底被小正太俘虏了,就像他听姐姐王辉在电话里和一个高中男生说的那样“啊!我的爱情的暴风雨来着又猛又急!”

哥哥以后罩着你了!

幼小的王耀在心中暗暗起誓,虽然以后的发展完全是按照他哭笑不得的方向去发展。

要说起来王家和布拉金斯基家的相识是因为两家的生意往来。俄罗斯的石油多,王妈妈在一次生意中认识了布拉金斯基女士,两人个性相同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两家的生意往来十分频繁。久而久之就“远亲不如近邻了”。

而王妈妈工作繁忙,大女儿王辉在升学考试,正巧布拉金斯基家有个与王耀年龄相仿的男孩子,便经常把放了学没人看得王耀送到布拉金斯基家。

七岁的王耀由于受院子里面除了自己其他的全是女孩子的渲染,最喜欢的游戏是摔跤,打仗,玩弹珠...不,是玩过家家。常年在过家家游戏中因为最瘦而总是当小女儿的王耀,总想当一次手握重权的妈妈。所以当布拉金斯基小朋友问他玩什么时他总是脱口而出“过家家,还有我要当妈妈!”

布拉金斯基小朋友一脸黑线但又无可奈何。

“好吧,我是王子,你是公主也可以吧。"

王耀笑嘻嘻的披上了“皇后的披风”,嘴上还涂了点从妈妈那里偷来的口红,然后安安静静的蹲在床上,看着伊万煞有介事的英勇的击败了每一个邪恶的“叛军”。当快到床边的万尼什卡“勇士”出了一脑子汗,王耀正想用手给他擦擦汗,可伊万突然学着偶像剧里的男生一样单腿下跪。

“王耀,我美丽的皇后,你愿意嫁给我么?”

王耀羞涩的伸出了手,“王子”伊万给他戴上了布拉金斯基女士的那颗亮闪闪的戒指,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从此“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有了工作后王耀每每想起这件事,总是习惯性的微阖着双眼,虽然别人看不出他的表情,但也会隐隐觉得他的眉目之间有淡淡的温柔,内心的冷漠也会因此稍稍融化,亚瑟也说过这算是王耀最柔和的表情了。

王耀第一次对伊万有感觉时是在一次玩耍中。当时的西游记风靡中国,王耀院子里的孩子们也紧跟着“时代的潮流”玩起了西游记的角色扮演。那时的伊万胖胖的还有些婴儿肥,闹着要当孙悟空。王耀笑话他说他应该当肥头大耳的猪八戒。伊万也不生气,只是一把抱住王耀的腰.

“你当唐僧吧,小耀。”

王耀气的推他的脸。

“不要!我要当观世音菩萨!”

“别闹!小耀!”

伊万死死的抱着王耀和他耳语道,

“小耀,当唐僧吧,这样我就可以永远保护你。”

王耀就这样被伊万当众抱着,不免有些尴尬。正巧小越忽然哭着叫到“我不要当黑熊怪!”,然后跑远了。王耀乘伊万被转移了注意力,乘机挣脱了怀抱,跟着女孩子们去找小越。当王耀他们找到小越时,小越正蹲在地上哭。孩子们都七嘴八舌的安慰起了小越,湾湾突然说说了一句。“小越,不要生气了,你那么漂亮,要知道伊万很喜欢你呢!”王耀顿时呆住了。“是真的么?”小越抬起了满是泪水的脸问湾湾。“当然是真的!伊万他告诉过我他喜欢一个姓王的小孩,这里只有你和小耀姓王,可小耀是男孩子,那他喜欢的当然是你了!你说是吧,小耀!”所有人都盯着王耀,王耀不得不说“是的。”可是他心中忽然有了千万种不情愿,他看了看远处在玩的伊万,他有一点恨自己的口是心非。王耀后来承认也许就是从那时起他才开始注意到伊万的。

在此之后,这两个“竹马”和“竹马”顺利的考上了一所相同的高中。只可惜两个人同校不同班,相聚的时间也逐渐减少。学渣伊万总借口补课为由拖着学霸王耀去他家给他补习功课。每次伊万伏案写作业时,写完作业的学霸就到处在伊万的房间里到处乱翻。

“我说王耀你怎么又看水晶球?”

伊万回过头不满的看着把弄水晶球的王耀。

“我乐意,要你管!作业没写完还跟我说话!”

伊万惺惺的转过头去,偷偷的嘟哝了几句。王耀玩着水晶球依然不亦乐乎。

伊万有五个水晶球但每个大小不同,就像俄罗斯套娃一样依次摆在木质的书柜上。王耀时常看着水晶球里凝固的泡泡。嘿,真漂亮,就像伊万的眼睛一样美。王耀磨砂着水晶球光滑的表面,不止一次的想“如果我们像水晶球都不会变就好了。”哪知这一句话竟成了对他和伊万的诅咒。

上了高中的王耀发现伊万越来越怪,他的个子长得很快马上超过了自己,打架也越来越厉害,王耀经常得耐着性子给他擦药...这些倒没什么,他发现伊万床头用过的卫生纸越来越多,他不止一次质问伊万“感冒了就吃点药!”,但每次伊万都一脸不耐烦的的骂他“王耀,你他妈的越来越鸡婆了!”还有他的房间,尤其是被子总是散发着一种腥味。王耀曾经发现他看一本奇怪的书,封面上两个光着上身的年轻男人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靠在一起,王耀正想一探究竟,就被伊万反扣着手推出了房门,再进来时就不知道这个奇怪的家伙给藏哪儿了。一切的一切令青春期懵懂的王耀越发好奇。可伊万什么也不对他说。

直到高一那一年的七夕节。

王耀上了奥数课没回家直接溜达到伊万家里了。他推开伊万的卧室房门,那家伙不知道在鼓捣着往一张柠檬黄的纸上写什么东西,见王耀进来了就立刻揉成一团塞到抽屉里。切,你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王耀没正眼看伊万,直接搬了个椅子在那把玩着水晶球。过了一会他感到有些无聊,就以一种极不雅观的姿势跨坐在椅子上发愣,忽然伊万也以同样的姿势坐了上来搂住他的腰。王耀没反对他的行为,只是突然说了一句,“伊万,有女孩给我表白了,还送了我个礼物,你看。”他侧下身子从地上的包包里掏出了礼物想要递给伊万看,伊万黑着脸抢过礼物一把扔出了窗户。

“你!你...”

王耀火顿时火冒三丈,他忍了伊万很久了,此时伊万的行为彻底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草,他伸手想揍他一拳,可惜被手疾眼快的伊万拦了下来,伊万熟练的把他反扣着手按在床上,王耀无力的落了泪。眼见王耀哭了,伊万也不再横了,连忙放开了他,手忙脚乱的给他擦脸。王耀始终以刘胡兰宁死不屈的眼神看着他。

“我错了,小耀。”

他难得用软绵绵的嗓音祈求王耀。王耀看着他的眼睛,有一次想到了初次见伊万时的场景不免心软了。他不情愿的拍了拍伊万的头表示原谅。

“小耀,你补课累了吧,去床上躺一会吧。”

王耀被他这么一说也的确倍感疲惫。学业,未来,还有这个“个长心不长”的伊万都令他无时无刻感到压力。他只得脱了运动鞋爬到伊万那张靠着墙的床。带着奇怪味道的被子让他感到有些不舒服,可疲惫的王耀顾不了那么多马上就睡了过去......

当他醒来时才发觉自己被伊万抱着,他的腰不知道被什么东西顶着。

“伊万,这什么东西!硌着我腰了!”

他伸手想推开后面的东西。但当他碰到这个东西时立刻就噤了声。妈呀!居然是伊万的那个!他的脸火烧火燎,立刻转回头装睡。伊万经过他这一折腾马上就醒了,他看着王耀红红的侧脸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王耀没好气的转过来准备说他,却不想过窄的的距离让两人顿感尴尬。他们都在看着对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彼此的呼吸在相互交融,似乎有什么在生长,在发芽,以一种疯狂的速度。他们都不自觉的越靠越近,甚至可以在这个有奇怪味道的被子听到对方的心跳。一下,两下,三下...两张唇就此贴在了一起。刚开始伊万还无限温柔的触碰王耀的唇,但他也感到王耀的吻又急又快,好像嫌他太慢一样不停的舔着伊万的唇线。伊万此时心中了然,也奋起直追的把舌头伸进了王耀的嘴里,舔舐着他嘴的每一个角落。他想要他!伊万有了一个急迫的念头。他几乎是按着王耀的脑袋强迫延长这个吻。王耀也吻的入情,过了许久两人都喘不过气时才结束了这个可怕的深吻。王耀在那里大口喘气时,伊万忽地下了床将房门反锁。王耀不解的看向他。“我爸妈今天不在,小耀你愿意么?”他脱衣服边等待王耀的回答。王耀脸上的潮红还没过去,他羞涩的点了点头。得到肯定回答的伊万迅速再次按倒王耀,一边吻他的漂亮的锁骨一边伸手解王耀的裤子。伊万几乎是以一种急迫的心情吻着王耀赤裸的肌肤,没几下就舔到了王耀的人鱼线。他从床头柜掏出了润滑液。

“这是什么?伊万。”

“润滑液,我纯洁的小耀。。

伊万耐心的解释。“有了这个一会儿就不会那么疼了。”

疼?!王耀还没想到这个。他开始不自觉的想退缩。

“小耀别怕,我会很温柔的。”

伊万微笑着俯身脱掉王耀的内裤,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小东西。等王耀射精后才把他的双腿打开润滑。

“疼,啊,好痛!”

“放松小耀。马上就好了。”

看着王耀因为痛苦扭曲的脸,伊万心中有千万种不忍。他加快了润滑的速度。

“小耀,我要进去了。”

王耀紧张的不行,他紧紧的抓着床单,伊万见状不停的吻他希望分散他的注意力。

“啊,好痛!我不要了!”

才进了一点点王耀的脸就疼的惨白。伊万停了下来紧紧抱着他。

王耀休息了一会看着伊万的红眼睛,心里顿时暖了很多,穴口也不再那么痛了。

他揉着伊万淡金色的头发,

“我好多了,继续吧。”

王耀主动的挺了挺腰,伊万马上意识过来继续挺进。

交合,相融,他们熟练的像做了很多次了一样,要把对方揉到彼此的身躯中。王耀的尖叫和呻吟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伊万的神经。他们一次次的拥吻,誓要将这永生的美好印在唇印中。

两人做完那档子事儿后都半靠着床头喘息。伊万摸着王耀的脑袋就像模一只小狗一样,那么的爱不释手。王耀本来还没说什么,可伊万的的行为越来越放肆,他忍不住嘟起了嘴。“我说伊万,你摸摸就成了啊,别蹬鼻子上脸!”

“小耀,我的小耀,你可真可爱!”

见伊万不为所动,王耀无语的转移视线,他看到伊万枕头下面藏着一本书,就伸手抽了出来。这一次,伊万没有拦着他。王耀翻了几页就彻底orz了。伊万搂过他的肩膀对着他耳朵吹气。

“你每天藏着我的书就是这个!”

“别这样小耀,你看把他们的脸换成我们是不是很有趣?”

“......”

“小耀,万尼亚对你的真心那些用过的卫生纸可以作证。”

“......”

王耀完全被伊万的“无邪”击败了。他把头靠在伊万开始长毛的胸前,摸着他的人鱼线。忽然说了话。

“伊万,把你的水晶球给我好吗?”

“小耀为什么喜欢那个,你喜欢,我可以在你过生日时送你个更好的。或者说小耀是想要那个水晶球才跟我上床的吧。”

“不,万尼亚......”

王耀抬起头注视着他的脸,眼里满满的都是无限的温柔。

“因为它们最像你的眼睛。”

“小耀,我先保存着,等到我向你求婚那天,我们一起把它打碎。”

“干嘛这么浪费......”

王耀支起身子嗔怒的看着他。伊万俯下来咬住了他的唇。

“因为到那时你就可以完完全全的拥有我了,我就是你的水晶球。”


要说王耀的变化,还是院子里那些大妈最有发言权。自从王耀从伊万的家里回来以后明显的精神抖擞了,说话也变的更和气。偶尔遇到王耀会热情的上来说几句,顺便给抬抬东西。热情太过就难免让人猜疑。“这小王八成又是得什么奥数奖了,瞧把他高兴的。“唉,这孩子真有出息!就是走路一瘸一拐,不会得啥子病了吧...”王耀听着背后大妈的议论黑线无数,得儿,谁让伊万差点没给他做死,好几天屁股都疼的坐不了板凳。“那一天要好好收拾他!”王耀恶狠狠的盘算着报复伊万的计划。然而命运再也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一天星期四的晚上,王耀昨晚了卷子打算去伊万家辅导他的作业,他向王爸爸打了个招呼。王爸爸突然拦住了他。

“小耀......你以后别去伊万家了。”

“为什么!”

王爸爸的脸色有些难看。

“伊万他妈妈和你妈妈产生了些生意上的冲突,我们家损失巨大,收入来源也没有保证了,你姐姐嫁人的彩礼都是个问题。所以你别去了。”

王耀看着爸爸的表情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回到房间暗自希望这件事可以有些转折。

过了几天王耀实在忍不住了,在放学后偷偷的去了找了伊万。

“小耀,我们跑了吧,别在这个地方了!”

王耀抱着伊万淡黄色的头,明显感到伊万瘦了不少,脸颊有些凹陷。

“你怎么这么说,我们还有转机......”

“转机!哼!我们无路可退了!”伊万狠狠地推开了他,然后抓着他的肩膀。

王耀眼见十岁后从没哭过的伊万掉了眼泪,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跟着哭了起来。

“王耀,你他妈的真是胆小鬼!”

听到伊万的责骂,王耀此刻突然意识到了一些东西。和伊万永远在一起?他明明在自欺欺人!即使这事儿没有发生,这两个家庭,这个社会绝不会接受他们。他们只有不停地逃。而且指不定哪一天伊万变了心爱上了别人,他又该以怎样的样子回来?

想到这里王耀说了一句。

“我们分手吧。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伊万被吓住了,他停止了哽咽,死死的盯着王耀,试图从中王耀的眼中找到他撒谎的证据。

“你他妈的果真只想自己!王耀!我看错你了!你他妈是一个有出息的人,对,你怎么可能会和我这种没有前途的人谈恋爱!”

“对,我不应该和你在一起,我有美好的未来,而伊万你他妈的会害了我的!更不要说你们家伤害了我们!不要再来找我了!分手吧,再见!伊万!”

王耀说出了他有史以来第一句粗话,头也不回的跑了,只留下伊万瘫坐在地上。

高三的学习那么紧,王耀忙于考试中一直没有再看到过伊万。他也不再到外面胡乱溜达,只是安安静静的在家写卷子。刚生完宝宝做月子的王辉站在窗户边透透气。

“哎,小耀,那不是伊万么!”王辉转头叫他。

“这小子真成!还抱着女孩子在那儿亲嘴呢。哎,我说小耀你也争争气以后找个比他的女朋友更好的!”

王耀没有抬头,只是狠狠地咬着嘴唇,眼泪嗒嗒的往下掉,吓得王辉以为王耀生了气而噤声。

正如伊万所说,王耀后来考了个重点院校。暑假也鲜见他回家转转。还是后来王妈妈生了病住了医院他才回来照料,那正是是他最后一次见到伊万。


夏天的北方暴风雨总是转瞬即逝,但又那么轰轰烈烈,似要洗尽人间一切的不快。

王耀刚从医院出来,看到天上灰蒙蒙的心情愈加郁闷,没有带伞的他抓紧时间乘着还没下雨赶快回家。

等他跑到院门口时雨滴已经开始低落,一颗一颗重重的砸在地上溅起一个个小土坑,扬起的灰尘人的视线也因此有些模糊。

他远远的看到有个穿白色跆拳道服的男生站在伊万的楼下,靠着一辆自行车。等他走近一看。

伊万!是伊万!

他的心狠狠地被揪住了。伊万也盯着他,紫水晶的眼睛在乌云的笼罩下非但没有暗淡反倒透出闪亮的光。

他们都想说一些什么,但有什么也说不出来。有什么东西裂了,但就是找不回来。

雨似乎就要倾盆而下。王耀只好冲进了楼道里,他向外看了看伊万,他还站在那里看着自己。

王耀惺惺的回了家,却也是坐立不安。他看了看外面下起的大雨,终究还是放心不下拿着一把雨伞冲了出去。

可那里那还有什么伊万,只有一辆破破烂烂的自行车停在那里。

王耀摸着自行车的手把,任凭自己的泪水与雨水溶为一体。

终究,他们还是错过了。

不久,伊万一家就搬离了中国回到了俄罗斯。王耀毕业后顺利地找到一个高薪的工作并且有了个特殊的爱好—去gay吧。

那里的老板兼调酒师和亚瑟这样评论王耀,

“我真没见过这么怪的顾客,他只和那些金头发的人上床,还老是当0。这样也就算了,那些金发精虫们老是向我抱怨王耀非得蒙着他们的眼睛,他是不是有什么隐言啊?我说亚瑟你也是金发你不会也一亲芳泽过吧?”

亚瑟赏了他个爆栗,然后也不免替王耀感到难过。


王耀在十月的风中走着,想起了与伊万的点点滴滴。说忘了,他是在自欺欺人;说没忘只是在逃避这段伤心的往事。每一个男人都会记得和自己第一个上床的女人,而王耀至死也不会忘了第一个吻自己的男人。但这是他当时的决定,就像和伊万分手的一天后,他走过伊万位于一楼的窗户口习惯性的踮起脚尖向窗户里张望,他再也看不到高高的木质书架上的水晶球,而是一滩还未风干的水和玻璃碎片静静的躺在院子的垃圾桶旁,再也不复存在。

---End

小记:这篇文我写的很伤感,其中有一些是自己真正经历过的事(不是啪啪啪!想多了!),写的时候不停的想掉泪,想到自己也即将过十七岁生日,不仅悲从中来。只愿那些爱我的和我爱的人们可以永远“人生若只如初见”。

































评论(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