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ul

linda的拳师设定衍生文(1)

边界线.:

老物,抖出来挖个坟


这是给林大写的文...一直答应她写完的结果因为各种原因就hhhhh然后就坑了


我会不定期把它写完的啦,别打我


 


王耀是在楼下的喧闹声中醒的。 
费力地支起了身子,他烦躁地扶住了脑袋。昨晚那个人露骨的话语还在耳边回响。 
“哪天你在早上也能叫得像现在一样,”伊万低下头来又宠溺般的咬了一下王耀的下唇,“……那该多好。” 
别去想了,他告诉自己。 
摸着鸳鸯花纹的被褥,王耀犹豫了一下后将它一把掀开。看到自己的全身上下他还是觉得不出意外,昨夜他所大声渴求的东西正粘的他两腿都是,搓起来带连着皮肤让王耀生疼——算了,等会去洗个澡一样的。 
捶着腰他慢慢地掀开了床前的帘子,地上本该躺着他昨晚胡乱甩下衣服的地方此刻正空空如也,一回头才发现那个家伙走之前有点良心地帮他叠好置于枕边了。 
 
“……烦人的家伙。”王耀撇撇嘴,从一叠衣服里抽出了素色里裤,抻出两条细腿将它套了上去。不一会儿红色的行装已经穿好,他解开辫子尾部的结后缓缓地将长长的红头绳从发丝缠绕间扯离开来。昨晚,那个有些蛮横无礼的老客人就像是跟自己的头发过不去般使劲揉搓着,眼下这鸡窝似的样子让王耀实在是看不下去。 
光脚踩上光滑的木地板王耀一路“嘎吱嘎吱”地走向梳妆台。桃木梳子小家子气得分明,王耀抬起下巴看着铜镜中人寡淡的面部表情,一下一下地梳起了过腰的长发。 
 系好辫子后他扭扭头将它甩到脑后,拾起琴打算跟老鸨道个歉——怎么说都过了接客的点——但想想昨日伊万一掷千金的样子,大概也没关系吧。 
抱着琴一步步下楼,脑子里仍旧止不住地回溯忆起昨日种种细节。王耀低头看了看被披肩遮得严实的胸口,昨日伊万滚烫的吐息灼烧着他的后颈,那冰凉的大手一次次拂过他用力挺起的胸脯,从脖颈到胸口,他只觉得那白色的雪花像是要下到他的心里去。 
脑子突然一阵昏沉,王耀慌忙扶住了木质扶手。最近时有这种状况发生,王耀猜到了几分,也没好去问,只是强迫着自己清醒些,他不想再听见老鸨苦着一张脸向他转达客人对他奏曲时频频走神的抱怨了。 
 
大概是副作用一样的东西……王耀在琴师中站定,一只手无意识地隔着布料抚摸着胸前的雪花。他成天都处在一种极度的矛盾之中,他排斥着那个最初借着自己醉意上头就将自己占为己有的人,但他又这么契合着自己的一切。他那挺拔的背影衬得他两腿愈发细长。 
哦,没错,是叫布拉金斯基,伊万·布拉金斯基。

评论

热度(13)

  1. Azul边界线. 转载了此文字